一个奇特悬殊的爱情凄美故事(献给未婚的弟兄姐妹)

作者:想往向往

俄罗斯有一个妇人名叫法伊娜,虽然已到而立之年,还是童心未泯,爱美之心从未减少,打扮的和少女一样。

她的家刚开始日子过得很不错,可是忽然有一天,不幸就接二连三纷沓而至,让她无法承受。

先是丈夫和儿子前后车祸丧生,再后小儿子溺水身亡。法伊娜因受打击,患了子宫癌,做了手术也无济于事,癌细胞继续扩散。

此时的法伊娜,不但失去了亲人孤身一人,自己也被判了死刑缓期执行,这命运可以说真是令人嗟叹不已。

她卖了所有一切,只留下自己住的房子,整日呆在家里不出门等死。没意思了就从这屋游荡到那屋,像一个孤魂野鬼,随便这坐一下,那看一下,百无聊赖。更可怕的是,失眠对她来说,比化疗带来的疼痛和呕吐副作用还大。

为了能睡上一会儿,她决定出去散步,坚持不懈。有一次她的高跟鞋崴断一个跟儿,她就单腿跳着走。这种走法似乎创意且有新意,走起来有趣不枯燥;虽然会有一些人用怪异和嘲笑的目光看她,笑她滑稽,她也不介意,反而当做了常态化的走路方式,双脚单跳,累了就换。

这种状态持续约有一年时间,她的睡眠改善,睡得香甜有质量,身体也开始强健。这期间,她遇到了一个和她命运相同但境遇不同的男孩,名叫科斯佳。他双目失明,喜欢吹口琴,和被父亲抛弃的母亲在一起相依为命;而这位可怜的母亲正是法伊娜的同学。

法伊娜每次从他家胡同走过,科斯佳都会吹起口琴,然后打招呼。直到有一天,科斯佳要求加入她单跳的行列,两个孤独的人就都有了伴,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安慰。

法伊娜问科斯佳,每次是怎么知道她过来而打招呼的?科斯佳回答:“是你身上的气息。”法伊娜会心一笑。

就这样,日积月累,感情也跟着在氤氲中袅袅升腾。有段时间,科斯佳感冒了没出来,法伊娜听不到口琴声,也听不见打招呼,顿时心里怅然若失,生命中已经不可能没有了这个人。

科斯佳见不到法伊娜,也是整日里失魂落魂,双眼发直发呆。直到病好一点,就迫不及待的出来。两个心上人又相见了,那种无声的默契和联络,是任何人感受不到、也是用任何事物换不来的。

有一天,两人如往常那样单跳。科斯佳循着法伊娜身上的香水味儿跟在后面,不小心在过一个小桥时掉进了水里。法伊娜救起,把他拖进自己家,强迫洗了热水澡。那天晚上就留下来过了夜。

不久,法伊娜和科斯佳要结婚的消息传出来了,邻居们都纷纷议论:“她活不了几天的,而且不能生育!”“他是个瞎子,还小她二十来岁呢!”

法伊娜和科斯佳并不把这些话放在心上,他们在教堂隆重地举行了婚礼。这婚礼,一点不逊色其他年轻人那浪漫唯美的气氛。直到一年后人们为法伊娜举行葬礼,还是对法伊娜穿着那婚纱的美丽容颜记忆犹新。

法伊娜没有为科斯佳留下什么,她只留下了他们短暂的故事、永久的回忆,还留下了一句话,使科斯佳永志难忘、刻骨铭心:“人只要还有一口气,就应该好好地活着!”——这话,对于科斯佳来说,已经够用一生了。

“爱情如死之坚强!”(雅8:6)愿这个故事,带给还没有爱情婚姻、盼望得到的弟兄姊妹们一个希望,一个美好的期待。我们都为神活着,神也为我们安排伴侣,走完旅行这一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