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坐以待毙

作者:千里草原贝加尔湖

你们为什么彼此观望呢?(创42:1)

1972年10月12日,南美洲乌拉圭的一支名为“老基督徒”大学生业余橄榄球队,租用空军571号包机,前往智利首都圣地亚哥参加一场比赛。

机上还有空座,可以免费,有的人就带上了自己的亲属;他们没有想到,这却是一条不归路。

飞机飞到安第斯山脉附近时,天气变得很糟,不得不在阿根廷的门多萨临时降落。次日下午,机场人员告诫再飞危险,驾驶员却认为飞机性能良好,执意起飞。

飞越安第斯山脉中,云层密布,遇到乱流。飞机剧烈颠簸,失去控制后,撞到山峰,尾部被刮断,机身前半部分顺着山坡滑落。由于特殊的U型坡度和厚厚的积雪,最终停了下来。45名乘客,幸存33名。

夜晚温度低至零下30℃,第一夜,5个重伤员在严寒中死去。幸存者们把尸体拖到外面,腾出更多空间。

他们用摔坏的行李和木椅堵住飞机的破洞,再用雪塞住缝隙处,把飞机座椅上的座套拆卸下来缝合,裹在身上保暖。晚上,为了保存热气,脸对脸呼吸睡觉。

最初,他们都满怀希望。然而在第十天,收音机里传来消息:搜救已停止。

在被救援的希望破灭之后,留给他们的只剩下漫长的煎熬、恐怖和绝望!

食物断绝后,他们开始吃行李箱上的牛皮和飞机坐垫下的稻草。不多的巧克力、葡萄酒皆微量配给。

就在可吃的都吃光后,他们意识到,如果想活命,接下来只能吃人肉。于是,他们都立下了死后被吃的授权协议。

他们先吃的是飞行员冻僵的尸体,然后才吃熟悉的遇难者。由于寒冷,身边没有多少可燃物品,他们就烧掉了所有的纸币取暖,约有七千多美元。

空难后第16天,一场雪崩冲毁了赖以生存的机舱残骸,8人当场遇难;又有3名体弱和受伤者死去,幸存者只剩下16人。

等待充满恐惧,这意味着被判了死刑,必须尽快离开。第61天,天气渐渐转暖,他们凭着对家人的牵挂和对上帝的无限忠诚,不再彼此观望坐以待毙,3名远征者走出了最冒险的一步,也是唯一可能的一步:翻越西边的高山,寻找救援。

经过9天的艰难跋涉,度过极度的疲惫和深夜的严寒,终于走出了高山雪线,走进了河谷地带。

他们遇见一位牧羊人,报警后,12月23日,直升机前来,将欢呼雀跃的遇难者们全部救出。

幸存者慨言:当你面对无休无止的孤独,你会提升至一个境界,感受到上帝的存在;跟被文明社会所埋没的上帝不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