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不要挑战“国语和合圣经译本”的权威

作者:Enoch

之前写过一篇《阿拉伯数字的由来》后,想到中间岔开的那个话题不够容易引起注意,就从中抽取出来,特别再做一主题发表,其文如下:

各种圣经译本虽说很丰富多彩,却不要“砌墙的砖–后来者居上”,因为:所有中文圣经译本,都是建基于“和合译本”翻译的!

有某些部分人认为和合本圣经版本有错误和不足之处,于是借机就想发挥自己的特长和教派的特点再出版另一种圣经译本。这样做并没有什么不好,错就错在他否认了和合译本,而只毛遂自荐他自己的版本。

实际上,所有华语译本(除了天主教的思高译本)都是建基于和合译本翻译的(从人名、地名的统一就能看出,第一本完整的汉语圣经译本就是“国语和合译本”),这样他有什么资格论断和合译本不好呢?!
他再怎样说的天花乱坠,和合本的权威是不可撼动的。可以这样说,除了基督教的“和合译本”与天主教的“思高译本”,别的所有译本都不能当做圣经去读,只可作为参考资料学习,因为各种译本无非借机于和合译本,然后来表达自己教派的观点而已。

因此,这就类似“阿拉伯数字”不是阿拉伯人发明的,而是印度人发明的,但是有必要还将这个已经约定俗成的术语再改成“印度数字”吗?完全没必要,多此一举!
和合译本不也是吗?如果期间什么地方你觉得翻译的不达意,你完全不用否决,而是借着这个地方,再翻译或者解释一下就可以了,不然的话,我们的汉语圣经一改再改,到最后就被那些自以为是的人们改的面目全非了!

因此,我们完全有理由认定和合本是当之无愧的权威圣经,以此术语再加以全面解释就可以了,不需要再推翻这个译本,去以那些狭隘的“派别译本”来取代了;能取代吗?事实和时间会告诉大家的!

另外,神的仆人黄伯桢在“关于圣经译文”方面与此有着不谋而合、所见略同的异曲同工:

“常有传道人在讲道或文章中,说,某处圣经翻译错了!原文如何如何,应该怎样怎样翻译。这实在是一个很坏的风气,这也是一种以卖弄小聪明来表演自己愚妄的把戏!

我们可以从文字的多层含义中来揣摩经文中的丰富信息与众多侧面;但总不能只抓住一个我用得着的释义,而说其他的译文都错了。这些人哪,你能翻译一本圣经吗?个人翻译圣经的专家如施约瑟、朱宝惠、吕振中,……他们倒也未曾诋毁和合译本的威望!

因此,我们也经常听到某些传道人如以上神的仆人黄伯桢所说的诟病,例如,曾经在哈尔滨某圣经学校,校长带领学生们听国外某姊妹的讲课。每讲解一句经文,就带着嘲讽和专家的口气矫正,有时候还感到厌烦:“我就不明白,为什么和合译本会这样翻译,应该如何如何……”
然后,校长和学生们听得津津有味,并且我旁边一位学生还不时的在圣经上修改,把这位“专家”的话奉为权威。我们想:如果所有那些骄傲自大的传道人都这样的话,最具权威的和合译本将被修改的面目全非,这样将误导很多弟兄姊妹失去神的话语。

所以,在此务请某些传道人好自为之,不要看自己过于所当看的,不要再耍弄自己的小聪明误导信众。即使你有能力自己翻译一本圣经,也绝不要这样如此狂妄!何况你还没有这个能力;即便其他译本(除了天主教思高译本之外),也都是建立在和合译本人名、地名的基础上翻译的。
所以,和合译本是华人汉语圣经译本的绝对权威,不能撼动!当我们在拿和合译本与其他译本比较的时候,你如果是平衡的人,合乎中道的人,你只当说:“各有特点,各有风格,各有神不同的带领”罢了。

最后,以“吕振中译本”合乎中道的客观评价和对比,作为本篇的结束:

“由于‘吕振中译本’采用从希腊、希伯来原文圣经保持原文结构逐字直译,所以对于深入研习圣经涵义有很大帮助,尤其是对不懂希腊希伯来语的人。
但是也正因为是直译,所以这个译本圣经的语言词句给人感觉较生硬枯燥,很少文采,甚至有时觉得拗口;
相比之下,广受欢迎接受的《国语和合本新旧约全书》圣经译本就很有文采,言语生动,读来很有美感。所以,把这两种译本(以致更多种译本)的圣经对照着读是很有益处的。”

主后2017年6月8日,2020年10月6日10:48:51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