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认识自己有多少?

作者:千里草原贝加尔湖

谁能知道自己的错失呢?愿你赦免我隐而未现的过错。(诗19:12)

海尔·曼怀瑞弟兄是一个跛脚残疾的人,为了上班方便,车内安装了辅助的器具可以使他能开车。

1971年8月的深夜,他回家时不但赶上暴风雨还爆了胎。这个路段少有人经过,不得已,他缓缓开到了有灯光的人家,与房主人说明了爆胎、他又残疾不能自己更换的情况,那老人便进屋穿上雨衣出来开始修车,小女孩在一旁递工具。

而他则舒适的坐在车内心里坦然,因为他会付费的。他们似乎动作很慢,海尔有点不耐烦。

等车修好要付费时,老人却因海尔是残疾坚持不要。这时,小女孩靠近海尔低声说:“我爷爷看不见。”

接下来,海尔只感到羞愧和无比的震惊,与他们道晚安离别后,在那里久久省察祈祷……

【释经】

我们认识自己有多少呢?谦卑省察,求圣灵光照求主赦免!

 

《谁是残障?》

1971年8月的深夜,那晚要回家时正下着雨。

我开车开到一条少有人走的路时,狂风骤雨击打着我的车子,突然手上的方向盘猛然一震,车子失控突然偏向右边,同时我听到可怕的爆炸声。

我奋力把车停在湿滑的路边,想到整个情况便愕然不知所措,我不可能独立换下爆胎,完全不可能!因为我的运动神经受到感染,病情逐渐恶化,起先是感染到右手右脚,然后是另一边。

虽然生病,但是车上装了辅助的器具,我还是一样开车上下班。后来我想到也许路过的车子会停下来。

但我随后就打消了这种想法,为什么他们要停下来?我知道就连我自己都不会停。

然后我记起马路边不远处有栋房子,于是我发动车子,缓缓前进,开进泥土地。幸运的房子的灯光正欢迎我,我开进车道,按了喇叭,有个小女孩开了门,站在那里看着我。

我摇下车窗,大声说车胎爆了,需要有人替我更换,因为我跛脚,无法自己更换。

她进入屋内一会儿出来时穿着雨衣,带雨帽,后面跟着一个男人,愉快地跟我打招呼。

我舒适而干爽地坐在车内,觉得在暴风雨中奋斗的男人和小女孩很可怜,没关系,我会付钱给他们。

雨势稍减,我摇下车窗看换胎过程,他们似乎动作很慢,我开始有点不耐烦,我听到车的后边,传来金属的清脆碰撞声和女孩的声音:“爷爷,这是千斤顶把手。”

老人低声含糊地回答。

车子慢慢被顶了上来,接下来是一连串的声响及车后低声的对话,最后终于完工了。

千斤顶移开时,我感到车子撞到地面,接着是行李箱门关闭的声音,他们就站在车窗口。

老人在宽大的雨衣下看起来很虚弱,小女孩大概8岁或10岁,她往上看我时,快乐的脸庞带着微笑。

老人说:“这样的天气,车子出毛病很糟糕,不过都修理好了。”

我说:“谢谢!那我该付你多少钱呢?”

他摇摇头说:“不用,蒂喜雅告诉我,你的脚不方便,我很乐意帮忙,我知道如果是你,你也会帮我忙的,不用收费,朋友!”

我拿出一张五元纸钞:

“不!不!付账是应该的。”

他没有要拿钱的意思,小女孩靠近车窗,低声地对我说:“我爷爷看不见。”

接下来几秒钟,我只感到羞愧和无比的震惊……

我从未有过那种强烈的感觉,一个盲人和小孩,在黑暗中用湿冷的手指去摸索螺栓和工具,而他的盲眼所带来的黑暗恐怕至死才能终止。

他们在风雨中为我更换轮胎,而我却坐在暖和舒适的车中。

谁是残障?

他们道晚安离开之后,我不记得自己坐在那里多久,但时间长到足以让我好好地探索自己的内心深处,找出所有恐惧不安的症结。

我了解到以前的自己,心中只充满了自怜,自私,对别人的需要很冷漠,不体谅别人。

我坐在那儿祷告,谦卑地祈求力量,祈求更能了解,更透彻洞悉自己的缺点,也祈求信心,祈求圣灵的帮助,以克服这些缺点,我祈求上帝降福给这位盲者和他的孙女。

最后我把车子开走,心里仍然颤抖,精神上却很谦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