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贤妻良母

作者:千里草原贝加尔湖

才德的妇人谁能得着呢?她的价值远胜过珍珠。(箴31:10)

永井隆困苦时的回忆:

我结婚是大学毕业的第三年。那时作为助教,一个月的工资是40日元。当时物价便宜,尽管如此,维持一家的生计,可是够苦的。

但是,我一次也没从妻子那儿听到过有什么抱怨。我没给她买过一件衣服。要说外出游玩,大概也就是一年中有一天到大海去吧。

我每天直到夜晚都在医学研究室里闭门不出,而妻子则竭力操持着家务。这样的生活持续了7年。

自从着手了一项新的研究后,我的脑海里容不进研究以外的事。
有两次,在从大学回来的路上,尽管和妻子相遇,竟全然不知地走了过去,过后听妻子一说,我惊讶地道了一声“噢”。妻子竟然能靠她那纤细的手腕照料这样的一个丈夫。

对于妻子吃的这些苦,我的报答也只是让她看看我登载在杂志上的论文,只有这个。

妻子规规矩矩地重新坐好,双手恭恭敬敬地接过杂志,一页一页地翻看着,她甚至是满含着泪水在读着。

一旁的我代替妻子抱着哄着幼儿,许久,胸中沉浸在像是温泉喷涌般的感觉当中。

永井隆病中的回忆:

我当上副教授以后,工资涨到了100日元,妻子由此松了口气。因为,不久孩子就要上小学了,40日元的生活是极为拮据的。

那以后,5年过去了,我常年在研究室里埋头于研究,受到放射线的伤害,患上了白血病。被诊断说余生没有几年了的那天,我将一切都坦率地告诉了我所信赖的妻子,让她考虑一下善后的对策。

当时,妻子并没有露出大惊失色的样子在听我说话。就像我预想的那样,妻子是在极力地振作精神。所以我很感欣慰,我得以能够专心致志的完成了研究中最后的收尾工作。

妻子越发以她那深深的爱情安慰我。我的病情在自然恶化,但我一次也没有依靠妻子去大学上班。

1945年8月8日的早晨,妻子像往常一样,微笑着目送我去上班。刚走出不久,我发现忘了带饭盒,于是又返回家去,这下意想不到的是,我看到了正哭倒在大门口的妻子……这就是我们在世间的永别!

永井隆追思的回忆:

自从看了哭倒在大门口的妻子后,那天晚上我住在了教室里。第二天,原子弹就在我们的上空爆炸了,我受了伤,瞬间,我的眼前若隐若现地出现了妻子的面孔。

尽管受了伤,我们仍然忙于伤员的救护。第三天,傍晚时分我回到了家里,家中只剩下一片灰烬。

我马上在厨房的遗迹中,发现了一团黑色的灰烬,旁边残留着一条缀有十字架的锁链。

我将妻子收拾到一只火烧过的铁水桶里,还有点温热,我把妻子抱在胸前去了墓地。

周围的人都死绝了,在夕阳的照射下,遗迹上可以点点地看得见相同的黑色遗骨。原本预定,最近,妻子将要抱着我的遗骨而去的,可是——命运真的是不可理解啊。

在我的臂腕中,妻子发出沙沙的声响,我听到,她在说着“对不起呀,对不起呀。”

结语:永井隆医师周遭一切均陷入困境,此后在他虽处在生命垂死边缘,面对即将成为孤儿的二位幼子的悲惨情况下,仍细数生活的点滴,感谢生命的美好。

【释经】

现代的“贤妻良母”已经是凤毛麟角了。在外温柔,在家是母老虎和泼妇的姊妹啊,做上帝喜悦的珍珠吧!

姊妹之所以活得累、活的苦,就在于她不会按照圣经的原则做妻子;不会尊重丈夫怎能得福呢?

如果认为圣经太久远,有些话过时了,那么太阳的年份也很长,对我们失效了吗?

我们的生命是这样短少,夫妻走到一起所在的日子按历史看实在不多。做一个有见识又有各样品质的好妻子吧,那是神和人所记念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