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暗昧的事,迟早要显于明处

作者:千里草原贝加尔湖

那暗昧无益的事,不要与人同行,倒要责备行这事的人。(弗5:11)

有一个人时刻留意着发财的路子,但思路越来越难发掘。有一次无意看到一个女孩把一枚硬币丢进广场的喷泉中,得到了犯罪灵感。

于是约了朋友,说出灵感:“广场喷泉边有一个钻石店,由于是四楼,所以窗户白天开着。你可以进去佯装看货,我在大厅制造点小混乱假装晕倒,引开注意,你趁此时将钻石扔出窗外,正好落入下面喷泉池中,之后我们去取。”朋友赞叹,一拍即合。

二日,趁午热行事,他们得手了。警察来后搜身无果,带走了有偷车前科的另外四人。

这二人异常兴奋,次日晚来池中摸到手,刚要溜,被警察捉住,吼道:“原来池子里的硬币是你们偷的,现在趴下,我们搜身!”

【释经】

暗昧是属撒但的,我们要抗拒并行在光明中!

 

下面是更详细的以上引用的故事情节:

(美)爱德华·霍奇:机关算尽

看着一个女孩把一枚硬币丢进广场喷泉中,皮特·霍布金斯想到了这个主意。他总是时刻在留意发财的路子,不过这类思路也越来越难发掘出来。此刻,他的视线由喷泉向上移至中央钻石店敞开的窗子,他认为自己终于想出了一个好主意。

于是他走到广场另一端的电话亭里给约翰尼·斯图普打电话。约翰尼是皮特所认识的人中最最经典的花花公子。他穿着非常时髦,每次走进商店都会令店员们争先恐后上前为他服务。更理想的是,他在东部从未有过犯罪记录。警察恐怕也无法将这个人与十年前他在加利福尼亚犯的一连串重罪联系起来。

“是约翰尼吧?我是皮特。还好,你在家。”

“我白天总是在家里的,皮特伙计。其实我刚刚才起床。”

“我给咱们找到一个活儿,约翰尼,只要你有兴趣。”

“什么样的活儿?”

“到桦皮舟酒吧找我。我们谈谈。”

“什么时候?”

“一小时以后?”

约翰尼·斯图普哼哼唧唧地说:“两个小时吧。我要先冲凉、吃早饭。”

“好吧。两小时以后。到时候见。”

下午,桦皮舟酒吧里很安静,非常适合皮特安排的这类约会。他拣了靠里面的一个火车座,叫了一杯啤酒。约翰尼仅仅迟到了十分钟,他走进酒吧时的神态活像是在为抢劫店铺或劫走一个姑娘踩点。他终于在皮特的格子里坐下,显出很勉强的样子。

“怎么回事?”

酒保对着电话大喊大叫,让人送货过来。除了他之外,酒吧里没有人。皮特开口道:“中央钻石店。我想,我们可以找到空子捞一把钻石就走。也许会有五万。”

约翰尼·斯图普嘟囔一声,明显表现出兴趣。“怎样做?”

“你做。我在外面等着。”

“好主意啊!警察捉走的人是我。”

“警察不会捉人,谁也不会。你大摇大摆地进去,像个帅哥那样,让他们拿一盘钻石给你看。你知道那个地方,就在四楼上。中午去,那时候那儿总有几个顾客。我在大厅里制造一场混乱,你就抓起一把钻石。”

“我拿它们怎么办?像从前那帮吉普赛小子一样,把它们吞进肚子里去?”

“不用这么拙劣的办法。再说,警察对这一手已了如指掌。你把钻石扔到窗外去。”

“我才不干这种蠢事呢!”

“约翰尼,我是认真的。”

“他们压根儿不开窗子。他们有空调,对不对?”

“我今天看到窗子开着。你知道节约能源这档子事的,就是关上空调、打开窗子。好啦,他们正在这么做。也许他们觉得四楼很高、谁也没法儿爬上去。不过有一样东西能飞出来,那就是钻石。”

“听起来有点疯狂,皮特。”

“听着:你从柜台那儿把钻石扔出窗子。大概有十呎远。”他一边说话一边用铅笔勾勒出那个营业厅的草图。“你瞧,窗子在柜台后面,而你在柜台前面。他们根本不会怀疑你把钻石扔出去了,因为你从来没有靠近过窗子。他们会搜你身、盘问你,可最终还是得让你走。店里还有其它人,他们都有嫌疑。谁也没有看见你拿钻石。”

“就这样,钻石落到窗外。可是你并没有在外面接住它们,你在大厅里分散人的注意。那么钻石会落到哪儿去?”

“这正是计划的高明之处。四层楼底下、窗子正下方是广场上的喷泉。池子很大,钻石不会落到外面。它们会掉进喷泉水池里,在我们去打捞之前,它们很安全,像存在银行金库里一样。谁也不会注意到钻石落进水里,因为喷泉在喷水,溅得四处都是。谁也看不到水里的钻石,因为它是透明的,像玻璃似的。”

约翰尼表示同意:“嗯。除非太阳—”

“阳光照不到池子底。就算你对着它们看也看不到,除非你知道它们在哪儿。我们会知道的,我们明天晚上来捞它,或是后天。”

约翰尼点点头。“我干。咱们什么时候下手?”

皮特乐了。他举起啤酒杯道:“明天。”

第二天中午十二点一刻,约翰尼·斯图普走进中央钻石店四楼营业厅。透过那扇高大厚实、一直顶到天花板的玻璃门,他看得非常清楚。

看到店员拿出一盘钻石让约翰尼挑选,他立即转而去观察窗子。窗子半开半闭,同前一天一样。皮特朝门口走去,手碰到粗重的门把手后便跌倒在地,显然已昏过去。门内的警卫听见他跌倒,出来帮他。

“怎么回事,先生?你不舒服?”

“我——我上不来气……”

他抬起头来,要一杯水。这时,已有一个店员绕过柜台出来看发生了什么事。

皮特坐起来喝水,戏演得十分逼真。“我想我是晕倒啦。”

一个店员说:“我给你端把椅子来。”

“不用了。我还是回家去好了。”他掸一掸衣服,谢过众人。“等感觉好些我再来吧。”他没敢看约翰尼,只是希望钻石已经按照计划飞出窗子。

他乘电梯下楼,漫步穿过广场来到喷泉。中午时分,那儿总围着一群人。女秘书们吃裹在牛皮纸袋里的午餐,青年人则在同她们闲聊。他不引人瞩目地混进人群,一直来到水池边。池子很大,除了散落在池底、面值一分、五分的硬币,透过涟漪起伏的池水,他拿不准究竟看到了什么。不过,反正不指望能瞧见那些钻石,他并不感到失望。

等了一个小时之后,他判断警察仍在盘问约翰尼,便想,最好的办法是回公寓去等电话。

两小时后电话来了。

约翰尼说:“还真有点悬。他们最后放我走了,不过可能还在跟踪我。”

“你干了吗?”

“当然!否则你认为他们为什么要扣住我?他们都快疯啦。不过现在我可以说了。一小时内在桦皮舟酒吧见面。我会先弄清楚有没有人跟踪我。”

皮特在桦皮舟酒吧拣了那天坐过的、最里面的座位,要了常要的啤酒。约翰尼来了,这个潇洒的男人笑嘻嘻的。“我想咱们赢啦,皮特。若是不赢那才怪呢。”

“你对他们说了些什么?”

“我说我什么都没有看见。是啊,我是要了那盘子钻石来看看,可是后来大厅里发生了混乱,我跟其它人一道过去看出了什么事。那时有四位顾客,他们说不清是哪一位干的。他们搜了我们四个,还带我们去照了X光,确定我们没有把钻石吞进肚里去。”

“我当时在纳闷,究竟出了什么事,叫你耽搁了那么久。”

“我还算运气好,出来的还算快。有两位表现得更可疑,倒解救了我。其中一个偷过车、有被捕记录。”他高傲地说:“那些笨蛋警察,他们以为偷过车的人一定也会偷钻石。”

“但愿他们没看清楚我的相貌。混乱因我而起,他们有理由认为我与案子有关。”

“不必担心。咱们今晚去捞钻石,然后出去躲一阵。”

“那儿有几颗钻石?” 皮特迫不及待地问。

“五颗。全是很漂亮的。”

几家晚报证实了约翰尼的说法。据这几家报纸估计,五颗丢失的钻石的价值约为六万五千美元。警方没有线索。

他们在午夜时分又来到广场,皮特感觉不大好。他对约翰尼说:“他们会很狡猾的。咱们还是等到明晚,以防警察还在那儿监视。反正,钻石在那儿也丢不了。”

第二天夜晚,他们再一次回到广场。当天的报纸已不再报道这个案子,而代之以一桩银行抢劫案。他们一直等到凌晨三点才动手,那时最后一批泡酒吧的人也四散回家去了。约翰尼带着手电筒。皮特穿了双雨靴,他已考虑到也许有一两颗钻石会找不到。即使是那样,他们也已大捞了一把。

喷泉在夜里关闭了,水面平静,搜寻也更容易些。皮特在浅水中蹚过去,几乎立即就找到了两颗钻石。第三颗费了十分钟才找到,这时他打算放弃了。“咱们拿上这些走吧, 约翰尼。”

手电筒的光束来回闪烁。“别走,别走。再找一找。至少咱们要再找到一颗。”

突然聚光灯射出的一道强光照在他们身上,有人喊道:“站在那儿别动!我们是警察。”

“该死!”约翰尼扔掉手电筒便跑,可那两个警察已跳出警车。其中一个拔出枪来,约翰尼跑了几步便停下来。皮特爬出水池,举起双手站着。

“你逮住我们啦,老总。”

“说的他妈的对,我逮住你们啦。”拿枪的警察咆哮道。“池子里的硬币每个月搜集一次,捐给慈善事业。偷这钱的人一定全是下贱的小人。我希望法官判你们入狱九十天。现在趴在车上,我们要搜身!”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