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死去的人说话对不对?在主里死去的人,他们在天上是什么状态?

作者:穿上细麻衣·把金链戴在颈项上
故事取材于李荷卿《爱情不嫉妒》

为了真爱,看起来像是虚拟、却又类似于现实故事中的女主人公,可以说是情真意切了,她竟然在向神祷告的时候,也和死人说话,这样正确吗?


已经交往两年的男友路易斯单腿跪在地上,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天鹅绒的心形盒子,打开,问我:“你愿意嫁给我吗?”

路易斯看起来是那么可爱。这个高大、结实的男人是那么英俊,而又体贴,我可能再也找不到比他更好的伴侣了,他早就是我最好的朋友,我知道我深深地爱他。

“我愿意,”我回答。

他的脸上立刻露出一种如释重负的表情,然后,热情地给了我一个吻。“谢谢你使我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

我们将婚礼订在第二年的8月8日,我开始挑选结婚喜帖。然而就在那时,记忆的闸门打开了。

这并不是我第一次筹备婚礼。5年前,乔诺,我的第一个未婚夫,在我们结婚前6个月意外地去世了,悲伤和思念久久驻留在我的心头。

筹备另一次婚礼,让所有潜藏于心底的感觉重新浮上心头。我不知道,我到底有没有从那次打击中完全恢复过来。

我以为,我已经能够承受失去乔诺带给我的痛苦。因为乔诺死时我只有23岁,亲友们都希望我能继续和别人约会,我确实也这样做了……

可是结婚,怎么能够?几个月过去了,我开始思索,不知道现在已经在天上的乔诺,会不会因我想和别人结婚而生我的气。毕竟,我曾经许诺我将成为他的新娘,成为他的唯一。

第二天早晨,我不由自主地开始祈祷:亲爱的上帝,告诉乔诺,我说过将成为他的妻子;但是因为你把他带走了,我又爱上另一个对我非常好的英俊男人,我非常幸福。
但是,我担心乔诺可能会生气,请他原谅我。告诉他我很抱歉,我希望他会给我一个暗示,让我知道他不怪我。

一阵敲门声将我从默默的祈祷中惊醒。我跳起来,恍惚以为是乔诺来了。

进来的是路易斯。“你准备好了吗?”
“准备什么?”我讶异地问道。

“我们今天要去做婚前咨询。你忘记了吗?”
“噢,是的!”我很快做好了准备,我们决定开我的车去,因为我的车比他的车要快一些。

“你还好吗?”当路易斯启动发动机的时候,他这样问我。
“呃,好,”我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

“你真的愿意跟我结婚,对吗?”

我面对着他,心里清楚地知道我不能让这个男人离开我的生活。但愿路易斯知道我有多么地爱他。就在那一瞬间,我确定地知道我愿意并且准备打破,我曾经对另一个人许下的誓言,继续我的生活,嫁给路易斯。

“是的,”我回答。

路易斯将车停在教堂的停车场里,下车为我开车门。“你看见我的钱包了吗?”他突然用手拍着口袋问。

“也许掉在座位底下了。”

路易斯回到驾驶座上,我也走过去帮他找。他在座位底下找到了钱包,但是有什么东西吸引了他的目光。他又把手伸进去,拿出一个闪闪发亮的金色物体。“这是什么?”

我惊呆了,那是6年前我弄丢的金手镯。它是乔诺送我的生日礼物,我已经多次在我的汽车里找过这只特殊的手镯,早已对找到它不抱任何希望了。

“哇,它真漂亮,”路易斯惊叹地说。
我犹豫了一下,然后把那只手镯的来历告诉了他。

路易斯没有说话,只是注视着它在阳光照射下反出的光。然后,他拿起我的手,轻轻地将乔诺的手镯戴在我的手腕上。

“现在,你可以认为它是我们俩人送给你的礼物。”

几年前,为了找到初恋情人送我的那个上面镌着“拥抱和亲吻”字样的手镯,我已经把这辆车里里外外地搜寻过好几遍了。现在,我知道乔诺听到我的祈祷并且回应了我。手镯就是一个象征,它把乔诺、路易斯和我聚集在我们的教堂里。

路易斯握着我的手向教堂走去。在靠近铜门把手的地方,镶着一块薄薄的金属板,上面刻着《圣经》里的那段“爱能包容一切”的经文。我的目光落在后面的几个字上,“爱是不嫉妒。”

 


女主人公向死人说话,固然是不太恰当;但我们也不能认为信主的人死了,到了天上以后还是死人。主耶稣说:

“ 神原不是死人的 神,乃是活人的 神,因为在祂那里,人都是活的(“那里”或作“看来”)。”【路20:38】

不管女主人公的理解上或许稍有偏颇,但这对于能够在爱情上起到美妙作用的话,也就不足介意了。为何非要那么死般教条呢?对,这就是“死般教条”的解释!

主后2020年2月20日10:22:55-11:27:08定时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