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子的“分身术”!(怎样对待表面现象和婚姻观念?)

作者:想往向往

陕西安康的女子刘玲,来江苏吴江打工。她已经是一个13岁孩子的妈妈了,由于孤身在外打拼的日子里,多年来感情的平淡,使她甚渴望得到情感上的慰藉。

这一面的“分身”

2014年4月份,刘玲在老乡理发店玩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叫陈超的男子,基于陈超说话跟她老家一样,就觉得格外亲切,从店里出来后问他是哪里的,他说湖北武汉的。最后临下车,他们彼此留了电话,就这样认识了。

两人很快熟络起来,刘玲说:感觉他好像很“纯洁”的样子(这词居然能用在婚外恋上,估计一些人听到也是醉了)。

电话只联系了一个月,两个人就住在了一起。陈超告诉刘玲,他毕业于于武汉大学,学的是建筑设计,现在在苏州一家建筑公司工作。刘玲得知他高校毕业,又是颇具潜力的设计师,立刻对他的好感倍增。随着交往的深入,两个人的关系越来越亲密。

后来,陈超说工作中,不小心碰到水杯把别人电脑弄湿进水,不得已把自己的电脑赔给了那人,自己没有了。工作缘故没有电脑可不行,但是买电脑缺钱。刘玲想:陈超刚工作不久,没有什么积蓄,虽然自己也是普通打工一族,总还是能帮得上的。

过了段时间,陈超告诉刘玲,他要去广东考设计师,向她借一笔钱。由于两人同居到一起过起了夫妻般的生活,经济上已经不分彼此,所以刘玲很爽快的答应了。为了事业嘛,有上进心的男人谁不喜欢、谁不支持呢!

那一面的“分身”

刘玲有个同乡好姐妹叫李凤,也在吴江打工。跟刘玲一样,结婚多年的李凤也是孤身一人在外,无聊寂寞。陈超从刘玲那里得知这个情况后,就非常热心的提出要给李凤介绍朋友。于是,一个叫“谭辉”的男子很快进入了李凤的生活。而这个时候,陈超也已经告别刘玲去广东进修设计师了。

谭辉主动打电话给李凤,告诉李凤,她的电话号码是陈超告诉他的。然后有空请她吃顿饭。谭辉介绍自己毕业于武汉大学,学的是建筑设计,和陈超一样,也在一家建筑公司上班。

想到介绍人是好姐妹刘玲的好友,李凤毫不犹豫的答应了谭辉的约会。

吃饭之后,谭辉带着李凤逛了一会街,向她表示喜欢上她了,问她:“怎么样?”李凤说:“我有老公了”。谭辉说:“有老公也没事!”甜言蜜语的说了一大堆。这番道理让李凤动了心,婚姻生活的不和谐,孤身在外的寂寥,让此时的李凤特别渴望一个温暖的怀抱。心想:我是小姐妹朋友的朋友,肯定不是什么坏人。于是,就这样答应了。

谭辉说:“我要过生日了。”李凤说:“你过生日我要给你买点什么呢?”谭辉说:“不用买。”李凤就给他买衣服,谭辉就自己挑了两百多块的衣服。

渐渐的,两个人不满足于在旅馆里的暂时约会,为了来往方便,谭辉提出和李凤同居在一起。就让李凤去租房子,让她先把钱垫着,到了时候他会给她拿钱的。

住到一块之后,谭辉对李凤温柔的不得了,体贴的不得了。李凤在外打工,难得碰到这么个人,和他在一起感觉有了一个温馨的家。

自从和谭辉同居在一起生活后,自己异乡的打工生活终于有了阳光。而且,谭辉斯斯文文的,李凤的那些小姐妹都喜欢他,都以为和他在一块要结婚了。

两个女人的电话聊天

就在李凤和谭辉的感情日渐甜蜜的同时,刘玲和陈超之间却出现了问题。李凤和刘玲电话里聊的时候说:“要和谭辉结婚倒是蛮好的,是个好丈夫”。然而,刘玲却跟李凤说:“我找了陈超啊,就是守活寡。我不指望和他结婚了,只要他偶尔过来看看我就好,因为他在远方进修呢。”

就这样,刘玲和李凤电话聊天时经常谈起各自的男友。刘玲说,起初和陈超也像李凤和谭辉这样感情甜蜜。但自从陈超从自己借了几万去广东进修之后,两人的关系便不如从前亲密了;尤其是谭辉和李凤交往以来,陈超和她联系的更少了。

收回分身术

就在李凤为自己的小姐妹刘玲情感不顺感到难过的时候,让她始料未及的事情发生了!谭辉和李凤说,他要考试了,由二级设计师升级为一级设计师,并要进一步考入工程总经理。李凤愿意帮他,但在KTV里上班钱不够,于是想到了嫂子,她嫂子开了个浴池,有时候过去帮一下忙,就在那里拿了三万块钱,又借了哥哥的一些,给了谭辉。也是和刘玲一样,为了事业嘛,有上进心的男人谁不喜欢、谁不全力支持呢!

谭辉以考试、请辅导老师、生病住院、接工程等各种理由和李凤借了八万多块钱。虽然李凤觉得这和刘玲遇到的情况很相似,但是想到谭辉对自己的柔情,李凤还是别的没多问,想方设法满足了谭辉的要求。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叫她越来越担心。

各自男友的诡异表现

李凤不经意间发现谭辉在用两个手机,就感到奇怪,就问他是不是外面还有女人?谭辉听了,当场就把那个手机砸坏了。李凤又看到,在另一个手机里,谭辉把自己命名为什么“老总”之类的,就匪夷所思:我什么时候成了“老总”了?

种种迹象表明谭辉肯定有什么事瞒着李凤,就和好姐妹刘玲说起了自己的猜测。很巧合,刘玲也觉得自己的男朋友陈超最近也很诡异。于是,这俩姐妹商量一同去派出所查一查各自的男友,是不是在外面犯了什么事情。

然而,当警方们帮她俩解开了心中的疑惑之后,事情的真相让这两个好姐妹至今无法面对。

当初李凤的男友谭辉,是刘玲的男友陈超介绍的。陈超电话里对李凤说:谭辉是自己的大学同学,可是李凤和刘玲在交谈中发现,陈超和谭辉不仅学历经历雷同,在很多其他方面也惊人的相似。比如,这对闺蜜在分享中,自己的男友都是“矮矮胖胖”的。

有一次,李凤给刘玲拍了一张谭辉的大学毕业照看,刘玲看了后惊呼:“怎么好像陈超啊!”李凤不高兴,说:“什么陈超,那是我老公啊!”刘玲就说:“他们两个长得这么像,要不是一个人的话,那就是双胞胎了;双胞胎的话也没事嘛,干嘛要瞒着你呢?”

刘玲和李凤怀疑陈超和谭辉肯定有什么事情瞒着他们,尤其是在和她们多次借钱之后,行踪更是诡异。于是,两人来到派出所寻求帮助。

真相大白令人惊愕

当民警带着他们来到各自和他们男友的住所时,眼前的一切让两人彻底惊呆了!当把灯打开,查看衣物。刘玲说:“这衣服都是我给他买的。”李凤说:“这鞋子是我给她买的。”——这“陈超”和“谭辉”难道是一个人?!

原来,“谭辉”和“陈超”根本就是同一个人,他同时在和李凤、刘玲谈恋爱。那么,他的真实身份究竟是什么呢?

这会“分身术”的骗子,在被审问的时候供述:真实的身份叫谭明乾,是湖北巴东县人,之前和这俩女友说的大学身份也都是假的。

谭明乾在化身“陈超”和“谭辉”之前,是一个只有小学文化,在吴江一家制鞋厂的打工工人。好高骛远的他,每天想着用什么方法一夜致富。终于在日思夜想之后,想出了一套计划。他首先回到湖北老家,花光了身上仅有的两千多块钱办了两套假证,给自己包装了一个“大学建筑师”的身份,而这两套毕业证上的姓名,分别就是“陈超”和“谭辉”。

他利用女人喜欢男人体贴入微的关怀,分别在两个家的时候,对这两个女人非常好。生活上照顾的无微不至,主动给女方做饭、洗脚等一些琐碎的、在常人看来都不愿做的事情,给这两位女性感觉非常贴心,觉得这个男人可靠、靠谱。再加上谭明乾渲染自己是个大学生,还有更高的上进心。那这样的话,上哪里找这样的好男人呢!因此,博得了两个女人的同情心和爱意,大方且乐意的拿出钱来帮助“分身”的各自“老公”。

这之后,谭明乾就不再上班了,开始和鞋厂认识的狐朋狗友整日打牌赌博、吃喝娱乐。他利用自己“分身”的双重身份游刃有余的游走于刘玲和李凤两人中间,以各种借口从她们那里借去了十几万元钱。

继续使用“分身术”

而更加高深的是,当警方将谭明乾抓获时,他正在以“谭辉”的身份陪又一个新的女友刘翠回家探望家人。而此时的刘翠还不知道,自己正在重复着刘玲和李凤的老路。

事后,刘翠说:听说“谭辉”是设计师,就很看重。虽然有时候想想有点太荒谬,人家一个设计师、一个名牌大学出来的,怎么可能会看上我?即使有这样的疑惑,刘翠还是没能逃脱谭明乾甜蜜的陷阱,被骗很多钱;同时,谭明乾又与另外一个女子做着同样的剧情和套路。

深刻教训

这样,谭明乾用“分身术”,在短短的一年多时间里,先后交往了四名女性。而警方在调查中发现,谭明乾之所以能够轻易的成功诈骗,并不是他的骗局有多么的技高一筹、天衣无缝,这四名受害女子自身,也有着耐人深思的问题。

谭明乾交代时分析这四名女子,为:“已婚”,“喜欢交朋友”,“无所谓的那种。”这就说明——正是因为有了这四名女子对待婚姻的态度,使骗子谭明乾的“分身术”有了可乘之机!


【属灵联想】

弟兄姊妹,我们不要被表面现象蒙蔽了,要货真价实的经过试验;尤其是婚姻,神告诉我们什么:

“婚姻,人人都当尊重,床也不可污秽。因为苟合行淫的人 神必要审判。”(来13:4)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