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命运不济靠拾荒为生,还强要自尊顶撞帮助他的人

作者:起来,我们走吧

记者听说:有一个来自山东叫陈永胜的男人,虽然曾在北京上过大学,然而四十多岁了,仍然命运不济。没有工作、没有家庭,居无定所,靠拾荒为生(捡破烂、收废品),已经八年。就打算前来采访,看看是什么原因,堂堂的大学生竟能落得如此地步。


记者通过寻觅,终于打听到一处荒凉早已被废弃的工地院内。踏过荒草萋萋的路径,空地的眼前赫然出现了一个简易房,这就是老陈目前临时居住的地方。

采访中,记者观察到,老陈虽然年近半百,长相依然不显太老,但表情木讷,言语迟缓结巴,力道底气不足。说话刚开始还算有条不紊,可进一步深入时,就有些不着边际了。

他说,自己在首都经贸大学毕业后,被派到济南。后来又回来了,在北京联合大学,跟国家人事部一个大院,在那工作过。

当记者问及婚姻时,他很自卑地说没有结过婚。然后很有哲理性的讲论不结婚的原因:“我觉得结婚这个事情啊,必须要有经济基础。你连自己都养活不了的情况下,你可能结婚吗?抚养一个儿女需要多大的代价呀!”

再问及现在如何生活时,老陈叹了口气,说现在生活很困难,没有生活经济来源。但其实,他现在不得已在靠拾荒为生。

记者又采访了帮助他的老乡,从他那里基本找到了老陈“命运不济”的大概原因。老乡说:他在北京一所大学毕业后,他舅舅(不是亲舅舅)想留他在北京。然而老陈不听他的话,跑到了济南轻骑公司。

在此期间,老陈是以实习生的名义前来工作的,因此不是正式工人,没有入档。由于大浪淘沙竞争激烈,工作没干好、也是没耐心干不下去,他被淘汰出来,又回到了北京。

老乡暗中小声地告诉记者:刚开始一看,觉得能交流,看不出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但是往下,说着说着就走板不在板上了,胡说八道。

话题转到了老陈的住处,老乡说:“这个地方闲置三年了,他呢,就占了工地原来的板房。”还没等说完,老陈的自尊心沉不住气了,气急败坏地解释,“什么工地的,这板房是我自己做的!”

老陈还想进一步解释,被老乡喝止住了,说:“行了行了!还自己制的,一分钱都没有,穷的当当地!”把老陈怼的,只剩下理屈词穷的倔强、不能表达的“还还还还还……”

老乡很同情老陈,很想帮助他,找过媒体也联系过他的家人,但是这老陈不是太争气,也不积极联系家人。这时候老陈又开始强烈反驳了:“怎么不联系!去年我还给我父母过生日了呢,我怎么不联系!”

老乡直指要害地问:“你那电话号码呢?电话!”老陈支支吾吾地顶撞,声音越来越小:“我这不是打算弄几个钱儿,给我父母过生日,我不联系的,还还还还还……”


人“命运不济”有好多原因,其中最关键一点就是嘴上出了问题显出愚昧,因而缺少聪明智慧;而没有了聪明智慧,则“命运不济”了。治疗这个心灵疾病的方法是:

“愚昧人若静默不言,也可算为智慧;闭口不说,也可算为聪明。”(箴17: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