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岂是罪人和无生命之人,随随便便、说来就来的地方吗?

作者:打发人来报告

2005年,在四川的绵阳,刘某与王女士相识了。2008年,48岁的黑龙江人丁某,到绵阳打工,也认识了王女士。——这样,一段混乱的三角恋开始了,如若处理不好,注定没有好收场。

2009年,王女士跟着丁某离开了四川,去丁某的家乡齐齐哈尔生活。意思就是说,王女士选择了丁某,放弃了刘某。但藕断丝连,仍与刘某保持电话联系(这是给自己留后路的打算)。

离开四川3年后,2012年,王女士突然又回到了绵阳,找到了刘某,两人又恢复了往日亲密的关系。那么,这王女士和丁某在齐齐哈尔,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王女士和丁某在齐齐哈尔生活,最开始,两人感情很融洽,渡过了一段快乐的时光,甚至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但是,随着一起生活的时间越来越长,丁某致命的缺点逐渐显露。他脾气暴躁,经常为一些家庭琐事责骂、甚至动手殴打王女士。

王女士怎能忍受得了刚开始对她好,之后又对她不好的如此巨大反差呢。2012年3月,伤心的王女士决意离开丁某,独自一人回到了绵阳,想努力开始新的生活。

然而,丁某虽然对王女士不珍惜,但却有了感情;而且尝到了,一旦失去才倍觉思念的痛苦感受。

2012年5月,不死心的丁某又找到了王女士,想要跟她和好。心软且优柔寡断的王女士不说答应,也不说不答应,含含糊糊模棱两可。26日,陪丁某到当地的著名景区窦圌山游玩,拍了不少照片,且继续来往。

不久,丁某发现王女士在经营一家鞋店,醋意大发,认为鞋垫是别的男人资助王女士开的,认定外头有人,移情别恋了。

这种想法一出来,邪恶的想法就随之而来了:好吧,你既然不要我了,那么对不起,反正不要让我看到了,看到了就是你死我活!

丁某要求王女士关掉鞋垫,跟自己回黑龙江结婚。可王女士不愿意,两人为此大吵了一架。丁某占有欲非常强,他形成了一个畸形变态的想法:我得不到你,也不要叫别人得到!

此时的王女士没有意识到,她跟随着这个曾经爱过的男人,正一步步的走向死亡的悬崖。五月30日晚上,王女士跟丁某入住酒店。

这一晚,他们之间谈了什么,外人已经无从知晓,但显然起了不可逆转的冲突,在冲突之中失控,丁某在绝望之余将王女士杀了。临走留下一字条,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

“相约上天堂  我在斗团山(窦圌山)  5月31日  绝笔”

丁某来到了他们曾经留下过爱情踪影的窦圌山。在上山的路上,有位做滑竿生意的师傅上前问他,要不要坐滑竿?被丁某拒绝了,他来是有目的的。

有一天,在山上也是做滑竿生意的另一位师傅老杜,走到半路歇歇脚。他就这么随意的往山崖下一看,结果发现了让他触目惊心的场景:

他东看西看,发现万木从中碧绿无际,唯独有一小块地方树丫枯了,垮了下去;再仔细看下去,一个死人挂在了崖壁上的树枝上。——这不是别人,正是丁某,他在这里强制性的,和王女士“相约上天堂”去了……

 


“天堂”这个基督教术语,已经被世人滥用、误用了,以为谁死了都可以随随便便去天堂,生前一点不需要有什么选择和所负的责任。

岂不知天堂里是“有名录在天上诸长子之会所共聚的总会,有审判众人的 神和被成全之义人的灵魂”所待的地方吗?【来12:23】

那里不受时间和空间的限制,乃永恒美好的所在之处,进到那里是有条件的!

首先,要蒙预定中的拣选,然后是相信唯一的救法,接受“一概都是藉着祂造的、又是为祂造的”那位、神的独生爱子耶稣基督。

然后,圣灵进到这个人里面做重生的奇妙工作,改变这个人的生命,不再是有罪的、从人来的短暂生命,乃是无罪的、从全能之神来的永生生命。

改变的过程中时间长短和结果,取决于这人顺服的程度:顺服多就快一些,少受苦;顺服少就慢一些,多受苦;不顺服,就不被改变,受尽苦头,最终被成全,然而却是毫无赏赐和冠冕,仅仅得救。

因此,天堂岂是随随便便说来就能来到的地方呢?何况杀了人还厚颜无耻的说要来“天堂”吗?地狱在等着他呢!

主后2019年12月8日11:30:04-13:41:23定时创作([微型日记]:自来水公司工作人员穿着合法制服,打着公家的旗号做私人买卖,强制性忽悠人安装“科学”的滤水器。清醒拒绝后,不合法的炒股骗子们一遍遍的电话又打进来了,强制加群。引起了家庭内部风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