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外情引出的“七条人命”!(真实故事,跌宕起伏,寓意深刻)

作者: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浙江永康的程先生,是一位身价上千万资产的成功人士。本来安舒享受的幸福生活就已经应该令他满足了,可是人就是这样,所谓“物极必反”、“乐极生悲”,登到最高处,难免还要往下走回到低谷。

这似乎是人生不可避免的必然遭遇,有些成语和古语也讲到“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树欲静而风不止”,讲的就是这种宿命。程先生就是在这种宿命中,被身不由己的漩涡拉下了水,在人生的特殊阶段走过了一段刻骨铭心的黑路,几乎在女人的骗术中受迷惑、被“套牢”,差点一直到死。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程先生在聊天软件中认识了一个女网友叫詹云,杭州人,三十三岁,刚刚离了婚,一个人在永康做生意。离婚的原因,是自己的老公婚外恋抛弃了她。说的很可怜,令人同情。

第二次聊天,詹云主动打开了视频。这一看不要紧,立即就把程先生的魂勾去了:这妇人长得太美了!皮肤白皙,相貌美丽,相比结婚了二十几年的妻子,真是天壤之别、不可同日而语啊,这少妇给程先生的感觉是那样的新鲜。

一次,程先生去杭州出差,没想到詹云恰巧也在杭州。两人都感觉真是太巧了,好有缘。于是相约到了美丽的西湖湖畔,像情侣一样划着小船,流连忘返,直到夕阳西下。

晚上两人一同吃了饭,脑筋一片空白后住到了一起。——程先生说心里话,之后无比紧张、害怕,这是他二十年来第一次出轨!和那些花天酒地的人相比,自己从来就不是个风流的人。而在这次风流之后,恐惧压倒一切的占据了他的心。

程先生担心怕以后有什么事,詹云给他妻子打电话,拆散他家庭。就口头与她约法三章,达成协议:都不互相干涉对方家庭。这之后两人又再次私会,程先生也就适应了,渐渐没有了恐惧感。

可是,事情哪有那么简单哟!不然,就没有今天这个离奇迷惑的故事了。2009年的一天,詹云急匆匆的给程先生打来了电话,说自己怀孕了。可是程先生记得:詹云曾经学过医,自己会采取安全措施的。不过,电话那头说:没有一万,也有万一啊!

程先生感觉被詹云欺骗了,对她产生了怀疑。没有了信任,两个人的关系急转直下。在一次激烈的争吵过后,詹云自己一个人去了趟医院进行堕胎。据詹云自己说:是去的私人医院,处理的不好,已经得了各种炎症。——程先生的噩梦,开始了!

詹云说,她打胎落下了病根,程先生要对她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这之后,隔三差五的就要求程先生给她打钱。如果不给她打钱,就要给程先生老婆打电话!——这可戳中了程先生的软肋,程先生不得已一次次的满足。

受不了詹云一次次无休止的要钱,2009年8月,程先生答应一次性给詹云14.5万元作为补偿,并要詹云签下了一份协议:不能再有任何理由再干涉程某某;从此以后,两清了!——两情一笔勾销,双方互不打扰。

按照约定,程先生把钱打给了詹云,而詹云在拿到钱之后,也的确从程先生的生活里消失了。——但是,这样下结论的话,是不是为时尚早?有这么简单吗?!若是如此单纯想法成立,本故事跌宕起伏的悬念也就不存在了。

此后,整整三年,两个人都没有任何联系。程先生以为他和詹云真的是两清了。可是,2012年的一天,程先生突然接到一个令他心惊肉跳的电话。电话是詹云打来的,要求再给6万块钱以后,从此我们这个事情了结。

三年后打来的电话,还是那个手机号码。詹云说:这是她念旧,放不下和程先生的情分,所以没有换号。但程先生已经有了戒心,他给电话录了音。詹云解释:5万是交那个抵押贷款的,1万块钱是给我小孩交学费的。——从此这事情我不再追究你!

程先生仁慈心软,电话里听声音已经没有了清甜的嗓音,感觉是有气无力的、沙哑的那种。詹云解释说:是为程老板打胎时烙下了病根,身体不行了,再过几个月就要死了;医院的医生也鉴定说:她没有几个月好活了;且进一步细节说:今天输那个葡萄糖,输了三大瓶,早上一直在那里。

听说詹云快不行了,程先生没有多想,很快给詹云汇了钱;不过,他并没有去医院看一眼昔日的情人。

三个月后,程先生接到了詹云的死讯,是詹云的干阿姨蔡晓蓉给他打的电话。这个人,程先生曾经听詹云讲起过,是詹云最贴心的朋友。在电话里,蔡阿姨还转述了詹云的遗言,她说她是看着阿云的吩咐,叫所有人不要打扰程先生的家庭,说程先生是好人。之所以自己要死了,都是自己的错。

程先生听后,又更加感动,心里只有悔恨,悔恨自己犯这么大的错误。这时候的程老板说什么也要到詹云的葬礼上,去见她最后一面。可是,蔡阿姨劝住了他:詹云的家人知道了她的死因,早已怒不可遏了,他们要为詹云的死,讨个说法!

詹云是死在了永康,和程先生一个地方,相离这么近。听好心的蔡阿姨电话中提醒规劝说:“你简直不要跟他亲属交流,肯定会吵架的,他亲属很差的!”

想到她的家人就要闹到自己家里来,后果真是不堪设想!程先生此时此刻极其惶恐,六神无主。那么,怎么办呢?还是息事宁人吧。最终,在那位中间人蔡阿姨的调停下,程先生拿出了18万元的赔偿款,给了詹云的家人。程先生以为,自己多年前犯下的错误,似乎可以画上一个句号了。

可没过两天,詹云的三弟詹鑫打来了电话,主题非常明了,要更多的钱!电话里说:“我为了我姐姐的事情还欠了17万,你说我怎么过、怎么活下去?”程先生接话说:“活是肯定要活下去,是不是?”

原来,詹云的老家在贵州毕节,家中五个孩子。就数排行老二的詹云最有出息,这么能干的姐姐死了,十八万元的赔偿怎么能够呢!因此,詹鑫对自己之前的口头协议不认账了。

程先生问:“那你的意思还是要咬住我不放,把我拖到死为止,是不是?”詹鑫很讲情理,连忙解释说:“不是、不是,如果不是因为我姐的事情,我们也不会这样的。”

于是,詹鑫越说越激动,闹起来不肯了,非要30万;而且立马变脸声称:“姓程的,你不打钱的话,我就告诉你老婆!”

程先生不再想答应,詹鑫又打出被同情的牌,不断吐露自家的悲惨,说他哥哥自杀了,叫詹磊;是因为之前大嫂因闹婚外情先自杀的。

詹家大哥大嫂的死,当然和程先生没有直接的关系;但是詹鑫说,大哥死后,二姐詹云又被程先生给害死了,如今家里只剩下他一个男人了。大哥家和二姐的后事、以及抚养他们孩子的重担都落在了他和妻子的头上,为此他们夫妇俩经常吵架。

电话里,詹鑫哭着说:“我因为我姐的事情和老婆吵架,我老婆因光为了管我二姐的事情,已经负债累累……”

几次电话过来,程先生的心又软了,凑了12万元,汇给了詹鑫。

可这边的钱还没到账,詹鑫的电话又打了过来,他慌慌张张的告诉程先生,自己在争吵中,没有控制住情绪,把妻子给误杀了!

程先生听了急切地训斥:“詹鑫,我让你忍忍忍,是不是?!”电话那头已经情绪失控,不停地重复:“我是男人,你晓得我是男人!我忍不下,她很过分的!”

程先生听了,心里不是滋味,其实这些事跟他没关系,但是它又千丝万缕的好像总连着那么一丝丝。程先生认为:詹鑫是为了他二姐的事才引起的,自己不能不管!

这一回,程先生咬牙替詹鑫又拿出了30万,赔给了詹鑫妻子的娘家。而杀了人的詹鑫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不久之后被关进了看守所。可在看守所里没几天,詹鑫又出事了,——詹鑫在里面自杀了!

死掉之后,他妹妹詹菲出场了。詹菲是詹云的四妹,詹鑫的死讯,也是她在电话里告诉他的。看守所里怎么会出自杀的事呢?开始,程先生对此有些怀疑,可是,詹云的干阿姨蔡晓蓉也证实了这个消息。——蔡阿姨的话,程先生是深信不疑的,因为在程先生眼里,这位蔡阿姨是帮他的。

这次电话里,蔡阿姨还特意提醒程先生,要赶快到詹云的出租屋里去,销毁她当年看病的病历,以免给詹家人留下口实。蔡阿姨说她有詹云房间的钥匙,这事她可以帮忙,她去把她看病的记录资料拿出来,把它烧掉。

不巧的是,这个电话偏偏被詹菲知道了。得知蔡阿姨要去销毁证据,詹菲气不打一处来,一边打着电话,一边冲到了出租屋,想要抢那个病历资料。

结果两人迎头撞见,发生了争吵,这一吵,竟然又出了人命!——蔡阿姨拿着资料慌不择路的往外跑,不小心在路口让车撞死了!

这已经是因詹云第六个死于非命的人了,六条鲜活的命啊!电话里不断传来的噩耗,让程先生浑身发抖。程先生不住地问自己:“怎么又死人了?!”程先生到此已经怕怕地了!感觉很累很累,他由衷地可怜剩下的詹菲,怕她想不开再出事。

詹菲在电话那头却理智了起来,声音哀怨地保证着:“程哥,你放心好了,我不会做那些傻事的,也不会去害任何一个人。”

程先生除了再次安慰詹菲,又拿出了30万。这样,合计累积起来,100多万被打掉,程先生的资金流已经非常非常紧张了。

程先生其实最可怕的不是缺钱,也不是在电话里又听说死了人,而是背负着这么多的秘密,他自己却无人倾述,他只能自己一个人压在心底。旁观者清,他已经迷糊了。当时的心理已经蒙了,已经什么都分不清了。

面对着这样萎靡不振的丈夫,即使是再粗心的妻子,也不可能不发现端倪。没多久,妻子在程先生的手机上发现了詹家人的催款短信。

无奈之下,程先生把自己和詹云的事,向妻子和盘托出了。妻子心胸豁达,原谅了丈夫程先生。她当时相信了,认为反正人都死了、钱也打掉了,因此也就不追究了罢。

十一

但是,詹家最后一个孩子詹倩又出场后,这五妹的出来,陈太太就开始觉得很怀疑了,怎么这么多人好死啊?!

詹倩的电话仍然是报丧的,而这次自杀的,是曾经在电话里一再向程先生承诺、不会做傻事的詹菲。

程先生认为:这样说来,除了这最后一个孩子,他们家真的是没有人了!就更加重了罪疚感。然而程太太却认为:不对呀,她家一家子的事情,这么多人好死,好蹊跷!就决定要查一查,究竟这些人死了没有。

带着怀疑,程太太揪着程先生一道来到了派出所。警方一听,更觉得可疑,就受理了,进行初查。

根据程先生提供的信息,警方在公安的户籍网上找到了詹云,发现他的户口还未注销;再一查,她的几个兄弟姐妹也确有其人,但都活着。

可以确定:这是一起诈骗案!甚至是一起团伙作案的诈骗案子!!

十二

看到这里,由于出场人员过多,大概读者们都有些乱了的感觉,那么,我们就在此梳理一下:

主角詹云在家里是排行老二,她的上边有大哥詹磊及大嫂,下边是三弟詹鑫及弟妹、四妹詹菲、五妹詹倩。在短短的一年时间内,除了五妹詹倩,詹家一家人和好心的蔡晓蓉蔡阿姨都死了,共是七个人,这七个人的死亡简直太巧合了,作为局外人,完全至少有心存疑虑的保留。

但是身在局中的程先生,这时还沉浸在悲痛和恐惧中,竟然一点疑心还没有,他甚至告诉警察,要想让他相信这是一起诈骗案,那除非是詹云死而复生!

十三

詹云真的没有死!浙江永康警方发出通缉令之后半个月,就在北京落网了。程先生得到了欣慰:“人没死,总比死了好,感觉心里是放下来,轻松了。”

两人在征得警方的同意下见面时,詹云声泪俱下撕心裂肺的讲述了行骗经过:

“我知道你是恨不起来我的、绝对恨不起来。我真的对不起你,我不应该骗你,但是我有苦衷。那时候我都没想你要过一分钱,我一开始就向你倾注了所有的情感,这份情感是真实的,不求回报的。可自打怀孕之后,你对我的态度就判若两人了。

我身体变成了这样,在医院里打吊针,打你电话你不接了。你说你爱我,我在一边打吊针,你却抱着老婆在睡觉。我就发火了,才想出这么个谎言来骗你的。”

十四

在供述中,第一回诈死,詹云没有把握骗到程先生;可没想到胆小的程先生真的就信了,真的就打来了钱。尝到甜头的詹云,一发不可收拾,开始不断的编造自己身边亲人死亡的谎言。

她坚称:所有的剧本,都是她自己一个人编排导演的;所有角色,也都是由她一个人来扮演的。在她扮演的六个角色中,难度最大的就是三弟詹鑫,为了发出男人一样的声音,詹云想了不少办法。

但她无论用什么方法,女性和男性的声音还是有很大区别的。程先生说:“詹鑫又好像是男、又好像是女,男不男女不女的,那种怀疑的念头当时是一闪而过。她说‘詹鑫’就是詹鑫,她说‘詹菲’就是詹菲……”

十五

如今,程先生总算跳出了这个跌宕起伏、诡秘迷惑的连环局。回想自己被骗的经历,他感慨良多:

“我下了很大决心报警;我其实除了自己伸冤、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如果她不绳之以法,她可能还会骗下一个人、再下一个人……——虽然他们都比我聪明,不会像我这么傻这么笨。”

心理学家警示:程先生的遭遇确实非常离奇,可能很多人看了之后都会想:我不可能像他那样;这样明显的骗局是骗不到我的!但是,请不要忘了“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别以为摊上这样的事情,您就可能比程先生高明多少。像出轨呀、婚外情这类的事,还是不要碰、不要沾为妙,“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不然,好好的日子轻则是鸡飞狗跳、鸭飞蛋打,重则分崩离析,万劫不复!——为了一时的刺激,您说:值吗?!


警戒

在箴言里,有很长的经文,不厌其烦的警戒好色淫乱的人们:二章十六节到十九节、五章一节到二十三节、六章二十节到三十五节、七章一节到二十七节、九章十三节到十八节等,都是在谆谆讲论这事,为要让人们将此放在心上。

所以,“你们要逃避淫行”,因为:“人所犯的,无论什么罪,都在身子以外。惟有行淫的,是得罪自己的身子。”(林前6:18)

神又进一步深入的告诉我们、鼓励我们:“岂不知你们的身子就是圣灵的殿吗?这圣灵是从 神而来,住在你们里头的。并且你们不是自己的人,因为你们是重价买来的,所以要在你们的身子上荣耀 神。”(林前6:19-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