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致教会不复兴的原因——窝里斗

作者:千里草原贝加尔湖

我见你们不来救我,我就拚命前去攻击亚扪人,耶和华将他们交在我手中。你们今日为什么上我这里来攻打我呢?(士12:3)

牛羚群的劣根性,使它们习惯看着同伴成为别的动物的猎物。而热心的卡拉并不能改变这一切。悲哀,也许在出生的那一刻已经注定!

从诞生那一刻起,卡拉就明白自己的生命是多么脆弱:上帝只给了它三分钟时间,如果它不能在出生后三分钟内站起来,母牛羚分娩产生的血腥味道马上就会引来鬣狗,届时,卡拉的生日与死日便会合二为一。

对于生的渴望使得卡拉抖动着颤抖的四肢,开始努力站立,并开始跌跌撞撞地学习奔跑。当远处的鬣狗淌着口水兴冲冲地出现时,卡拉已经可以跟上母亲一路小跑的步伐。它,闯过了第一关,生命之门终于隆重地向它开启。

卡拉所在的群拥有超过1000头的牛羚,当它们集体奔跑起来时,就如一阵春雷滚过草原,掀起漫天的烟尘,没有任何动物敢于触其锋芒。这一支尖角铁蹄的队伍,恍若远古的重骑军,洪流般地摧枯拉朽,所向披靡。

然而,一旦它们停下来开始进食,便会马上沦为最可悲的猎物,狮子、花豹、猎豹甚至鬣狗、野狗,都可以大摇大摆地靠近它们,甄选好了目标后大张旗鼓地开始进攻。

当被追击屠杀的同伴惨叫着、挣扎着时,近在咫尺的牛羚往往都无动于衷,自顾自地抢食着眼前的青草;至多,抬起头来冷冷打量一眼那血腥的杀戮场面,仿佛,一群正在围观刽子手杀人的冷漠看客。

猎人们似乎早已摸清了牛羚们的劣根性,它们放肆地在吃草的牛羚环绕下志得意满地撕开它们同伴的肚皮,吞噬温的血、热的肉。并肆无忌惮地打量这些将来的主菜。

作为一头未成年的牛羚,卡拉也曾经是主菜单上的一员,它好几次被野狗们撵得入地无门,尖叫着在牛羚群里穿来插去地寻求保护。但它一次次绝望,同类们雕塑般地忽略了它的求助,在它们看来,卡拉的性命远没有一口多汁的青草重要。

惟一挺身而出的,是卡拉的母亲,出于保护自己孩子的本能,母亲怒吼着低下头,用强壮的角顶向野狗,将卡拉保护在自己身后。

卡拉获救了,但母亲却死了,可以吓退野狗的牛角最终没有敌过一群饥肠辘辘的狮子。母亲终于倒在了狮群的尖牙利爪下,为自己的儿子争取了最后一次死里逃生的机会。卡拉,从此只能靠自己活下去了。

卡拉依然被不同的猎手们追逐,但它终于成长起来。没有了母亲的乳汁,青草也让它长出了结实的肌肉,它奔跑的速度越来越快,再也不是一头弱小的牛羚了。

一旦长大,那些肉食动物自然会把原先盯准它的目光转移到更加弱小、衰老或者有疾病的同伴。卡拉,安全了。

卡拉一直很困惑,为什么如此一支强壮的牛羚大军,竟会沦为一道肉食动物随心所欲的主菜?如果,有十只牛羚能团结起来,足以击溃所有针对族群的进攻。但是,团结的场面一直没有出现,每天依然上演着被捕获被吞吃的桥段。

卡拉改变不了别人,但它知道自己可以为牛羚群做点儿事情。它成了牛羚群最忙碌和最热心的成员,每当猎人们的进攻发动时,它总会不遗余力地冲过去,用角用蹄扰乱它们的进攻,让自己的同伴趁乱逃命。

卡拉的身上开始频繁出现伤痕,但它救下了越来越多差点儿丧生的同伴,它觉得这样的选择虽然很危险,但心里有一种满足和充实。它在等待,等待更多跟自己持有同样想法的同伴出现;届时,自己的群必将成为这草原上最坚实团结的一股力量。

旱季来临了,塞伦盖提草原呈现出一片灰暗和枯黄,牛羚们不得不开始浩浩荡荡的大迁徙。它们必须纵贯整个东非大陆,越过肯尼亚的马拉河,抵达马赛马拉大草原。那里,会有充足的水草等待着它们。这项行程长达1600公里。

肉食动物都不会放过这顿从家门口路过的美餐,它们耐心地等待、仔细地打量,一旦发现有掉队的牛羚,便会风一般地扑上去,将其变为一顿盛宴。

此时的卡拉已是身强力壮,可以轻松地跟上牛羚大军的行进步伐。但它一直控制着自己的速度,走在牛羚群的后端,陪着那些老弱病残的同伴,希望能在它们遭遇攻击时帮上一把。

但是发起突袭的猎手实在太多,防不胜防,尽管卡拉左冲右突,还是眼睁睁地目睹了多起同伴惨叫着倒地的悲剧。

当大家终于抵达马拉河畔的时候,超过千员的队伍已经减员到不足800头了。

湍急的马拉河对面便是绿油油的马赛马拉草原,看着对岸那诱惑的绿,长途奔跑已经接近极限的牛羚群,仿佛被扎了一针兴奋剂,都爆发出了最后的一丝潜力:只要能越过马拉河,就能活下去!

如同下饺子一般,牛羚们一往无前地跳进马拉河,密密麻麻地向对岸奔去。此刻的卡拉,因为多次援助同伴,已经比同伴们耗费了更多的精力,它的腿已经开始发抖,嘴角也开始出现白沫,这是体力消耗接近极限的表征。

当卡拉被同伴们簇拥着终于越过马拉河时,出现在它们面前的是一面陡峭的河岸。

马拉河没有缓和的坡地和沙滩,两岸都是5米多高的河岸,爬不上去就只能等到筋疲力尽时倒在河水里,成为守候多时的鳄鱼晚宴。

当卡拉还在仔细观察地形寻找落脚点的时候,后面的牛羚已经按捺不住对青草的向往了。它们从水中高高跃起,将挡在自己前面同伴的背部作为落脚点,再次发力,径直向河岸跳去。

被作为跳板的卡拉猝不及防,只觉得背部咔嚓一声脆响,后肢顿时失去了力量,再也站立不稳,一头扎进了浑浊的马拉河。

卡拉再也没有冒出水来,同伴的这一踏,利落地踩断了它的脊椎,很快溺毙在了马拉河的浑水里,由馋涎欲滴的鳄鱼为它举行了葬礼。

【释经】

故事的内容皆与教会实际内情发生的非常相似、相符。为什么要用动物或现在分享的牛来形如教会情形呢?答:这是根据圣经的教导。方舟预表教会,里面得救的动物则预表各种不同性格、不同长相、不同嗜好的信徒。至于“牛”,圣经中是用来预表传道人和牧者的,“难道 神所挂念的是牛吗?不全是为我们说的吗?分明是为我们说的。”(林前9:9~10)

于是,问题出来了——我们非但不合一,还要自相残杀吗?这就是教会不复兴的致命弱点,我们要警醒、要悔改、要重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