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的疾病需要谁来医治?

作者:千里草原贝加尔湖

有病的,我必医治。(结34:16)

陈晓珊姊妹从被伤害到获得医治的见证:

我生于柬埔寨,小时候经历国家内战,红色高棉掌权,逼害、杀戮、饥荒、疾病、死亡笼罩全国。

我一家九口只剩四人,过着非人的生活,饱受饥渴和疾病折磨,还遭欺凌侮辱,天天以泪洗面,我幼小的心灵遭受到极大的创伤。

1979年,波尔布特虽然被推翻,局势还是不稳定。我们历尽艰险,逃往泰国,沿路被骗被劫。好容易到了泰国难民营,又被可恨的泰国政府用枪将我们驱逐回国。

泰柬边境的山路上遍布地雷,炸死过许多人,残缺的尸体散落各处,这些人是我们的开路先锋。

1980年局势仍然动荡,我们从残破的家园再次冒险逃往越南首都西贡。又被越南政府逮捕,关进难民营。一次一次的逼害与苦难,使我们心如死灰。

在这环境中长大的我,心中没有爱,只有恨。我恨我们家得天天活在贫困中;我恨仗势欺人的掌权者,巴不得他们遭天打雷劈,不得好死。我变得越来越自私,认为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我学会了偷东西,罔顾他人死活。看见生活比我好、做事比我强的人,我就妒忌。我也学会了粗言秽语,脾气十分暴躁。我就这样浑浑噩噩地度过了八年。


1989年,我们全家终于被批准移民加拿大,住在温哥华。生活比以前好多了,可人品却越来越坏。

1993年,我搬家,对门刚好是教堂,每星期天走过,从窗外望进去,总见人人满脸笑容,令我非常羡慕。

有一天,我终于下决心进去,跟其中的一位弟兄说我想参加教会的活动。当然我只是想凑热闹,对上帝毫不认识,但弟兄姊妹、牧师和师母真挚的关怀,让我感受爱与温馨,于是留了下来。

大概一个月后,我在布道会中表示相信耶稣。其实那时我对耶稣还不大认识,只觉得大家对我很好,便不负众望,接受耶稣基督。

接受耶稣后,弟兄姊妹鼓励我继续参加布道会、主日学等聚会。我渐渐看清楚我真是个罪人,活在罪的痛苦中,且将被上帝惩罚。但耶稣基督降世,钉死在十字架上,承担了我的罪刑。只要我诚心悔改,接受祂,承认祂是我的救主,祂便要用宝血洁净我。因为“惟有基督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神的爱就在此向我们显明了。”(罗5:8) 祂来要救像我这样 “康健的人用不着医生,有病的人才用得着”的罪人(可2:17)。

明白救恩后,我认罪悔改,开始了一生跟随主耶稣基督。

我的生命起了很大变化,尝到喜乐平安的滋味,对人生有了盼望。我原不知道自己的需要,以为妒恨、偷窃、欺骗、损人利己,便能得到我想要的东西;可是我得到的是不快乐不满足。

直到我真正认识了耶稣,愿意放弃罪,把所有的赃物交还。表面上我好像少去了一些物质东西,但惟有在这时,我才尝到从天上来的喜乐和满足感。

感谢天父怜悯我这个罪人。我知道祂不仅是慈爱的神,也是圣洁公义的主,耶稣对那有罪的妇人说:“去吧,从此不要再犯罪了。(约8::11)”我现在已是一个蒙饶恕的人,我必须保守自己不再犯罪。

有时在生活上我还会遇见难处,但我深知上帝是我的力量、是我随时的帮助。我倚靠祂,可以“不要怕,只要信(可5:36)。”

我更不再忌妒比我强的人,不敢再乱发脾气,不再说脏话,不再骗人。上帝医治了我畸形的仇恨心理,我渐渐学会饶恕人。 曾有人问:“如果你遇见使你家破人亡的波尔布特时,你会怎样待他?”我毫不考虑的答:“跟他传福音!”

这不是因为我的心胸广阔,而是因为上帝救了我,用爱充满了我。上帝饶恕了我的罪,我也应该并且也能饶恕他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