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乎人们的“记念”和“不记念”,更应该在乎,神对我们的“不记念”和“记念”

作者:白日受尽干热·黑夜受尽寒霜
故事取材于李一曼《另一种纪念的方式》

《约伯记》中记载,书亚人比勒达讲论恶人时说:“他的记念在地上必然灭亡,他的名字在街上也不存留。”【伯18:17】——而这世上总有一些善良美丽的人,值得让人记念,死后仍然让人们想起,乃是以另一种被记念的方式让人想起的:


英国的森林里有许多木头桌凳,是供游人休息和野餐用的。这些桌椅结实而简单,没有刷油漆。

有一次我在森林里散步,看到一条长靠背椅,做得很精致,还刷了油漆,很郑重的样子。我仔细一看,椅背上刻有两个人的名字,还有他们出生和去世的日期:一个是1912—2000,另一个是1916—2003。

我开始以为这一定是两个很重要的人物,但问了当地人才知道,这其实就是两个极为普通的人,他们在森林里生活了一辈子,人们希望记住他们,就把他们的名字刻在了这张椅子上。

一股温情升上我的心头,人们原来可以这样纪念一个他们喜欢的人。

英国的许多乡村旅馆坐落在森林、河流等风景区,美丽而幽静。到风景区游玩的人们,经常进去喝杯茶休息一下。

我特别喜欢森林深处一个叫Lindors的乡村旅馆,它被绿树和鲜花围绕着,前面有大片的草坪,一条小溪欢快地沿着草坪流进森林。

春天,草坪上有一棵开满粉色花朵的小树,小树被一圈篱笆小心地围护着。这是一个什么树?我蹲下来看木牌上的字:玛丽,1930—2002,她曾经喜欢Lindors。

原来这棵小树是为了纪念一位叫玛丽的女士,她生前非常喜欢这里的美丽景色,经常沿着草坪、小溪到森林里散步,有时会坐在旅馆的露天酒吧里,晒着太阳喝下午茶,看着近处的草坪、小溪和远处的森林遐思。

2002年她去世后,她的家人就种了这棵小树纪念她。粉红色的花朵把绿色的草坪装扮得更加美丽,到这里来的人们都会像我一样被这棵小树吸引过来,于是更多的人知道了玛丽,这个喜欢美丽的女人。这是一种以美丽纪念美丽的方式。

教堂外面的墓地,是英国人纪念亲人正式的地方,各种形态充满艺术气息的石碑,寄托着人们深深的思念。

有一次,我在一个教堂的墙角,看到一张面对墓地的长椅。谁会在墓地里休息?仔细一看,椅背上刻着一位先生的名字,生卒年:1916—1992。

通过文字说明,我知道这位先生生前很喜欢这片田野,所以他不愿意躺在冰冷的地下,更愿意坐在这张椅子上,看着这片田野和他经常来的教堂。

我在长椅上坐下,夕阳洒在身上暖洋洋的。面前的石碑大小不一、形态各异,有的像一本打开的书,上面写着:“安静些,她在这里休息。”

更多的石碑是各种形式的十字架,其中一座别具风格:一个穿着长袍的年轻姑娘倚着十字架站立,她披散着一头卷发微低着头,一只手臂环抱着十字架搭在横架上,另一只垂下去的手里拿着一本书。这简直就是一件艺术石雕!

每一座不同的石碑,就像石碑下躺着的每一个性格不同的人。这位坐在椅子上的先生,可能是最有个性的一位了。他的后人用这种方式纪念他,也是符合他个性的。

我到一个中世纪的城堡去参观,城堡顶上有一片宽阔的草坪,据说是当年贵族们打保龄球的地方。

草坪一角有一长凳供游人休息,长凳上有一块闪闪发亮的铜牌,铜牌上有一匹马,旁边写着一个女孩的名字,并有出生和去世的年份:1980—2003。

女孩只有23岁!她的生活一定与马有关。她喜欢骑马?她因为骑马而发生了事故?我心里微微有些痛,夭折的玫瑰让所有的人为她叹息。

英国人在生活中的原则是不打扰别人,在纪念亲人的同时,也给别人提供方便,既不占用公共空间,又协助增添了公共设施。这种纪念长椅是最好的表达方式,因此随处可见。

有一天我散步累了,坐在村后的小溪旁,听着溪水叮叮咚咚地流淌,看着满山盛开的黄水仙,心里宁静得别无所求,只想永远坐在这里。

当我起身回家的时候,发现我坐过椅子靠背上刻着一个男人的名字和生命起始及结束的时间,又是一张纪念椅!回家后问先生,才知道这个男人是邻居莫尔两年前去世的丈夫。

莫尔是个美丽而浪漫的女人,难怪她把纪念椅安放在人间仙境般的小溪旁,她一定常常坐在那儿和另一个世界的丈夫约会。以后我经过那条小溪的时候,都会绕道而行,我怕打扰了莫尔。

纪念是为了不忘记。这些给人们提供休息的长椅,和给人们带来美丽的树木花朵,使活着的人生活得更美好,使死去的人可以含笑九泉。这就是纪念的意义。

 


恶人是不被纪念的,就是说起来,也是作为反面教材引以为鉴戒。只有美丽善良的人们,或多或少的被想起,难忘怀。

在注重人间记念的同时,我们也应在乎神对我们的“不记念”和“记念”:

“耶和华啊,求你记念你的怜悯和慈爱,因为这是亘古以来所常有的。求你不要记念我幼年的罪愆和我的过犯。耶和华啊,求你因你的恩惠,按你的慈爱记念我。”【诗25:6-7】

主后2019年11月23日20:11:11-21:02:02定时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