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信仰是——出生入死

作者:千里草原贝加尔湖

似乎要死,却是活着的。(林后6:9)

1944年春天,大规模反攻前夜,盟军向德军控制的法国诺曼底空投了伞兵。由于大风,哈姆降落后偏离了着陆点,与战友失去了联系。

他就近来到一处农舍,虽不知里面的人是敌是友,但到如今总的碰运气。当农舍里的夫妻得知他是盟军后,急忙将其藏起。

德军随后赶来,很快找到。当场将男主人枪毙,妻子和孩子放声痛哭。

德军将哈姆临时关在一间棚屋里,却不想,哈姆趁机跳出小窗逃向后墙的树林。德军发觉后包围了树林,看来这次彻底没希望了。

哈姆在绝望之余,再次跑回农舍,遇见女主人——他之前的到来使她变成了寡妇、使孩子变成了孤儿,这次还能行吗?

女人没有任何迟疑,擦去眼泪,再次把哈姆藏起。德军没有返搜,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女人会给哈姆第二次机会的。

【释经】

神永远保守我们出死入生!

 

下面是这个故事的经典详细情节

《再次选择》

1944年春天,那是在大规模反攻的前夜,盟军向德军控制的法国诺曼底地区空投了伞兵,二十三岁的美国青年哈姆就是其中之一。

非常不幸,由于大风,他在远离预定地点约十公里的地方着陆。那时差不多天亮了,早已在脑子里记熟了的标志,他一个都没有找到,也见不到任何战友。

哈姆知道,他必须马上找地方隐蔽。他着陆的地点,是在一个果园旁的一垛石墙附近。在熹微的晨光里,他看见不远处有一栋红色屋顶的农舍。

他不知道住在里边的人是亲盟军的呢,还是亲德军的,但事到如今,他总得去碰碰运气。他无奈地一边朝那房子奔去,一边在脑海里温习着出发前,刚学会的那寥寥可数的几句法语。

“砰砰砰!”哈姆敲响了农舍的房门。听到敲门声,一个年龄约三十岁的法国女人开了门。看样子她是听到敲门声刚从灶间出来的,她的丈夫和一个小孩坐在饭桌旁边,惊异地盯着他。

“我是一个美国伞兵,刚从空中跳伞下来,和队伍失散了,”哈姆说,“你们愿意救我吗?”

“哦,当然。”法国女人说着,把他带进屋里。

“赶快!你快躲起来!”做丈夫的说。他把这个美国人推进壁炉旁边的一个大橱柜里,“砰”地一声关上柜门。

几分钟后,六个德国兵闯了进来。他们已经看到美国伞兵降落,而这栋农舍是附近惟一的房子。他们搜查得干脆利落,转眼间就找到了哈姆,把他从橱柜里拖了出来。

对于因收藏“敌人”而“犯罪”的那位法国农民,德国兵依照惯例,命令他站到院子里,把他当场枪毙。他的妻子和孩子放声痛哭起来。

德国兵对如何处置美军俘虏哈姆有争议,于是暂时把哈姆推入一间棚屋里,把门闩了。

棚屋后墙有一个小小的窗口,越过田野就是树林,哈姆蜷身钻出窗口,慌不择路地向树林奔去。

德国兵听到棚屋后的脚步声,发现那个美军俘虏逃走了,他们跑到棚屋后追赶他,并且向哈姆开枪射击。子弹没有打中目标,不过从当时的情况看来,逃跑是没有什么希望的。

哈姆刚跑过那片不大的树林,就听到周围都是追兵,德国兵互相呼唤着。他们分散开来,有条不紊地进行搜索,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看来抓住哈姆不过是时间早晚罢了,没有什么机会了。

“不,还有最后一次机会。”哈姆不相信自己就这样被捉住。

哈姆往回跑,离开树林,再次跑过田野。他穿过院子,院子里躺着那个被杀害的法国农民的尸体,胸口血淋淋的,一股血腥味儿在院子里弥漫。这个美军伞兵又来到农舍跟前,再一次敲响了农舍的门。

女人来得很快,她满脸苍白,泪眼模糊。他们面对面互相瞅着,愣了一下,也许观察了几秒钟。她笔直地注视着哈姆的眼睛,哈姆的到来使她变成了寡妇,孩子变成了孤儿。

哈姆气喘吁吁地问:“你还愿意救我吗?”

她擦去泪水:“哦,当然,快!”

她毫不迟疑地把哈姆送回壁炉边的橱柜里。哈姆在橱柜里躲了三天,那个农民的葬礼举行的时候,他就待在橱柜里。两天之后,诺曼底地区被盟军解放了,哈姆得以重返部队。

德国兵没有再来这个农户家,他们觉得实在没有必要再来搜查这栋房子,因为他们不理解他们所要对付的这种人民。

也许,他们无论如何也理解不了,人类的精神竟然能够达到这样的高度,在做过一次牺牲后,这个普通的法国女人毫不犹豫地又给了哈姆第二次机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