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刀入鞘

作者:千里草原贝加尔湖

耶稣对他说:收刀入鞘吧!凡动刀的,必死在刀下。(太26:52)

前言

吕代豪,1954年出生。从少年到青年,从斗狠打架到加入台湾最大的黑社会竹联帮;从偷盗、勒索、敲诈、砍人,到开赌场、开应召女郎站,无所不作,日进斗金。

他连续入狱、越狱,台湾30所监狱他呆过14所,前后共被判处有期徒刑38年。谁能想到,这样一个曾经无恶不作的人,后来成了美国教育学博士、神学博士。

他说:“拿我自己来说,我这个人,再关十年、二十年,也是关不好的,可以说是无药可救。如果不是信仰与爱的改变,我一生的结局,不是死刑,就是终生蹲牢房。

叙述并公开我罪恶的过去,不是用来自我夸耀和宣传,而是用来帮助许多和我同病相怜,在犯罪旋涡里打转的社会边缘人,但愿他们可以拿我来做一面镜子,悬崖勒马,回头是岸。

出狱后这二十余年来,我一共带过150多位黑道分子及吸毒沉沦的帮派分子改变。”

我曾在哈尔滨就近(所谓的“就近”,是指我当时去聚会的时候,只听说有个特会,不知道是他。因为去的稍晚了些,已经没有了座位,就被安排到讲台下面,离他只有一步之遥,伸手都可以摸到他。我一见是他,感到惊讶,前一天还刚刚看到他的光盘见证,今天就见到真人了,感到神的奇妙安排)见过他在教堂分享见证,就像有人描述的那样——“他模拟昔日用刀、枪杀戮的动作细节,让人强烈感到从他身上渗到空中的杀气,残忍的影子时常从他祥和的脸上一闪而过。”

我当时感觉他描述作恶的血腥场面太过于细节化,当时就想责备他有些炫耀的意味,怕有些软弱的信徒不适,但是忍住了,没说。现在想来,他说的也对:“叙述并公开我罪恶的过去,不是用来自我夸耀和宣传,而是用来帮助许多和我同病相怜,在犯罪旋涡里打转的社会边缘人,但愿他们可以拿我来做一面镜子,悬崖勒马,回头是岸。”

至于他不是太直接的提说主耶稣的名,而是只说是信仰和爱改变了他,也可以理解,因为他接触的都是信仰边缘的人,而且有时候会被众媒体采访,太过于渲染宗教色彩会引起敏感和冲突,谁不知道他是信耶稣的呢?他的这种方式是一种策略而已,我们应该懂得,这样,会打入更高级的场合,做更大的事。

附注:

“收刀入鞘”不只是消极用语,而是积极用语,因为—— 1.“收刀入鞘”意指不要再用血气解决事情,那样解决只会越解决越混乱; 2.“收刀入鞘” 的用意还是,当人顺从了主的命令,收刀入鞘后,他的整个生命都会按照圣灵的带领去做。3.“收刀入鞘” 不只是用在吕代豪身上,也许,我们中间有人虽然没有用过刀子,却谁都用过无形的刀子去杀人,比如,用言语伤人,用心咒诅别人、不饶恕等等。因此,我们也要“收刀入鞘”,收刀入鞘之后,我们必然顺着神的意思行,那时,我们的生命将更加精彩!

从大陆来到台湾的国民党军人,都纷纷再次成家,吕代豪就是这其中军人的后代。

父亲驻扎在金门等地随时准备“反攻大陆”,和儿子接触很少;母亲又开赌场对他极端放任,当吕代豪与伙伴打架失败回家哭诉时,母亲是这样对他说的:“打赢了回来,输了就别回来!”家庭的教育不当给他带来了严重的人格缺陷。

少年时期的吕代豪,就拥有了一个三四十人的“虎威帮”。当他要游泳时,是要手下血腥清场的。

上学之初,是吕代豪真正学坏的开始。他用拳头制服所有看不顺眼的人。学校开除了他,不论父亲如何求情,都无济于事。

初中毕业后,父亲将他送进凤山陆军官校,希望军营能管好他。在军校其以凶狠闻名,在预备班二年级,他获得了跆拳道黑带二段;拳击比赛获得全国大专运动会丙级冠军。

吕代豪成为人人惧怕的人,路人仰视;但他在操场上看到的一群人却对他视而不见,他们围成一个圈,默念《圣经》。吕代豪感到可笑:《圣经》能比拳头更重要吗?

1971年,在军校的一次斗殴中,他致人重伤,尽管当时伯父是高雄要塞驻军司令,军校仍把他开除。于是再次转学至东山中学。这里,是他学生生涯的最后终点。

1972年,吕代豪来到了台北东山高中就读,年18岁。时值台湾经济日渐繁荣,黑社会势力逐渐扩大年代,帮派层出,争夺地盘的刀光剑影不停歇地闪着冷光。

有两个帮派为获得收取商户保护费进行一场决斗,作为黑帮顾问的吕代豪出计,用长竹竿术,以少胜多打败了对方,他自己也拿出武士刀,见人就砍,浑身沾满了鲜血,五六人被砍成重伤,直到警车呼啸而至。

吕代豪离开学校,开始逃亡。从此,他再也没有机会进入教育体制求学,只能进入另一个世界:这个世界不需要一技之长,只需要刀枪和残酷。

吕代豪加入了台湾最大的黑帮“竹联帮”,职务是护法,惩罚帮内违背帮规的人,又做心狠手辣的讨债工作。

在警方的行动中赌场被捣毁,他逃脱了追捕后在家里落网,保释中又大闹酒楼。

在监狱,吕代豪遇到犯罪在押的两个美国人,这是他许久以后人生潜在的转折点。他向两名美国人学习英语,希望通过语言,帮他成为国际杀手。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他的英语教材是教人向善的《圣经》。

1974年,吕代豪出狱,但因和黑社会老板纠纷而被告发再次入狱。此次被押送到台湾著名的监狱——绿岛,完成为期5年的管训。

1976年初,吕代豪高中同学的妹妹突然给他一封信。她叫陈筱玲,大一女生,是个虔诚的基督徒。

吕代豪感到这个世界上还有人关怀他,立即给这名少女写信,寄了一张自制的明信片,套用(路15:7)经文,口是心非的开始和一个女孩子交往。

吕代豪发现,陈筱玲试图用上帝感化他。但半年后,陈筱玲的信仍然雷打不动,吕代豪自始至终抑制不住桀骜不驯的心;和她通信,只是满足监牢外有女孩子等候的虚荣而已。

吕代豪的刑期还有三年,他焦急,计划越狱。在一个风雨交加的黑夜,他越狱成功。被追的仓皇、水中的鲨鱼,使他产生了人生的第一次恐惧。

他躲避着警察、警惕着山民,穿越中央山脉,潜往台北。电话告知玲,玲的教化失败。

吕代豪重入江湖,成为台北市独立的黑道人物。他拥有美国、意大利的名牌手枪6把,甚至还拥有黑道上为数不多的狙击步枪;这把狙击步枪,给他带来了滚滚财源。

吕代豪说:“我谁也不信任,只信任子弹!”他称有钱但“不道德”的富人为“肥羊”,在其家附近的制高点狙击,专打屁股;随后,百万的台币就会送到他手上。

为了积累更多资金,吕代豪召集几十个女孩子当应召女郎,财富迅速积累,消费也是一掷千金。

1977年,吕代豪在偷渡路上于高雄被抓,重进监狱。吕代豪以为陈筱玲再也不会理睬他,尽管他已经爱上了她。

直到有一天,陈筱玲探监。此前为了相见,在监狱外,前后呆了10天时间。以后,陈筱玲的信件开始措辞强烈。吕代豪回信反击:我不明白上帝为什么要求,人被打了左脸还要伸出右脸让人打呢?

陈筱玲回复:如果一个人不想被打左脸和右脸,那么他必须拥有不容让人抨击的人格。这才是上帝的真正意思!

狱友林民雄,也是冥冥中拯救吕代豪的一个人。林民雄是黑帮老大,在狱中还可指挥外面每天为己挣一百万。林民雄为了给四个老婆写信,经常请教吕代豪,并付劳务费。

有一天,林民雄突然猝死。人生如此短促脆弱,吕代豪失眠一夜,开始思考,体会到狂徒末路的感觉。往后,陈筱玲的信也开始打动他,有时感动的泪如雨下,心灵开始进入阳光。

吕代豪在狱里180度的转变,让同监舍的人感到害怕。原来吕代豪运动完后是别人主动来按摩的,此后,当一个叫小毛的再来服务时,吕代豪说“我不要了”。小毛大惊:“我犯了什么错?我改!”吕代豪说自己的行为给世界带来了不公平。

吕代豪向监狱申请要了《圣经》,在他的带领下,这些作恶多端的人开始端坐,牢房里没有了吵架和斗殴。

1979年,吕代豪刑满释放,他带着一个只有陈筱玲500封信和日记的帆布袋,走出了连续六年进进出出的监狱重获自由。飞往台北的飞机上,他在蓝天白云间痛哭。

机场,迎接他的是给他新生的陈筱玲;家门口,迎接他的是曾痛恨过他的父母,他们泪流满面。

出狱后吕代豪做生意失败,还欠下几百万的外债,陷入了世俗的苦闷。1981年,吕代豪接受吴勇长老的建议进入神学院。期间,吕代豪回到家乡,得到了人们的原谅。之后正式向陈筱玲求婚,陈筱玲的父亲拒绝:“吕代豪能改好,狗都要穿衣服!”在吕代豪的请求下,吴长老亲自出面到教授家提亲,两人成婚。

1990年,吕代豪到美国求学,取得两个博士学位后,在台湾神学界和华人基金的帮助下,建立了拓荒神学院并出任院长。自此,他的足迹遍布世界各地,向人们述说杀手是如何转变为传教士的。

吕代豪常常祷告,感谢神给了他新世界。他说:“从前我以为:信仰是人没有希望时幻想的花朵,是颠倒的世界观,是西方渗透中国的工具。现在我想说的是:没有任何人可以改变一个灵魂,最后靠的,还是信仰!

我收了杀人的刀,操起了帮助别人心灵的手术刀。人生上半场打不好没关系,还有下半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