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人救到底!(即使吐舌头了,水鬼也不敢附)

作者:想往向往

福建厦门小嶝岛的周金满在江西吉安县服役。1975年5月10日那一天,他们的营地在凤凰镇车头村水塘边割猪草。这时,一个五岁的小女孩叫刘红英,在水塘边摘花,不慎掉进去了。村民们用耙柴火的耙子在水里拨拉,神情十分紧张的呼喊:“救人啊,有人掉进水里啦!救人啊、救人啊!”

池塘有一丈多深,水温很低。周金满和战友们听到,急忙跑过来,除了想救人,别的什么也没想,衣服都没脱就跳下去了。从小在海边长大水性不错的周金满,一头扎进水中,来回摸了三四遍,一无所获。

当时跳下水的还有另外几个周金满的战友,虽然他们救人的心情迫切、动机是好的,但是他们不会游泳,下水后情况不妙。周金满恐怕他们救人不成自己反被淹,而且占用空间耽误救人,就急着要他们赶快上去,他自己足可以独自进行。不然的话,本来救小孩要紧,他们反成累赘,小孩还没救成,先救他们。于是,另外三人上岸了。

因为很久都没有捞到落水的女儿,刘红英的父亲当时就打算放弃了,并劝说周金满不要再下水了。周金满不是这样想的,他急切地在琢磨:怎么搞的?以我的水性包括我的判断能力,肯定能摸到这个小孩,因为我钻下去是眼睛张开的。

尽管后来连周围的村民也都在劝说,周金满还是坚持了第五次下水搜寻,这一次他终于发现了刘红英。那个头就钻在土里面,两个手抓得紧紧的。

周金满把她抱上来,孩子的肚子已经喝的饱饱的,舌头吐出好长。当大家看到被抱上来的小红英时,都觉得孩子没有生还的可能了。村民们描述:“死掉了一样,一身全部黑的,(施救)百分之百没有用了。我们看到这个人呐,好伤心。”

在大家都对小红英失去希望的时候,周金满仍没有放弃。他说:“不怕,不怕,我有这种经验,我救过人。”

周金满先把上衣脱在地上,把她放在上面,将她嘴里的泥巴吸出来,然后把她的两个脚放到肩上抓着,一直跳、一直跳。几分钟后,水出来一些,但没有全部出来。

小红英仍然肚子鼓胀,面色发黑,虽说周金满在努力的弹跳,这个方法用在这时却不太奏效。小红英的父亲看到周金满好辛苦,就说:“解放军英雄你不要这样了,就把我女儿放牛上面,你坐在上面扶着她就可以。”

于是,有人就打这个牛拼命地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小红英肚里的水终于是倒出来了,可还是没有醒,村民们认定不能活了。

周金满鼓励坚持下去,在他看来这仅仅是抢救了第一步;然而接下来抢救的难度远远超出了人们的想象。

周金满叫人把村里的医生请过来,用银针扎小红英的人中穴,不停地转,再掐她的左指头。这样刺激她看能不能醒过来,但是几分钟后仍没反应。

想尽一切办法施救,却没有带来任何起色。此时,闻讯赶来的军医对周金满的举动很是震惊,说:“小周啊,你的胆子真够大!舌头吐出来,正常的人是不敢救的。”

在当地有种说法:掉进水里吐出舌头的人就已经变成了水鬼。看到周金满没有任何忌讳的救人,村民们就都劝阻他。

周金满怎肯放弃,一定坚持到底。口对口人工呼吸救了一个多小时后,发现小红英的脸稍微有点红色了。

后来,周金满和战友小许又口对口呼吸五分钟左右,小红英的眼睛动了一下。当时周金满那心情真的不知有多高兴,小红英的反应犹如给周金满打了一针强心剂,这让他更加坚信,这个小女孩一定能够救活!

最后,他把她抱起,用手对准她的屁股猛地打了一下,她就叫了一声出来。周金满兴奋地喊着:“活啦!”在场的大家都跳起来了,哭的不得了,包括周金满也哭了。这是高兴的哭,激动的哭。

后来,复员的周金满有一次故地重游的机会,部队重返营地的纪念活动,就再一次来看望被救活的那个小女孩,一直深切挂念。全村人激动的出来迎接并送上鲜花。这已经是四十年以后的事了。

周金满救命之恩,恩重如山,可为什么这几十年来刘红英都从未去寻找过自己的恩人呢?采访中,刘红英流着泪泣不成声地说:“我也想过去找周大哥,就是家里……那个时候经济不怎么样。”

善良的刘红英何尝不想找到亲人报恩呢,只不过自己的家庭条件不好,再加上周大哥退伍后也就断了消息,所以,一直没能成行。当看到自己的恩人费尽心思找到自己,红英的心里感到深深的愧疚:“本来是我们应该去找他,但是我没有这种能力。”

此后,刘家人启程去千里之外,亲自登门谢恩。亲属认为,礼物再重也不成敬意,唯有送上的这块匾体现了至高无上的敬意,上写:

救命恩人,胜似再生父母;
生命再续,世代不忘恩情。

所有的心意都在这块匾上了,而匾上的这两句话更是刘家人对周金满的感谢表现的淋漓尽致。

在那个热烈的场面中,刘红英下跪和手牵手并行如同兄妹的友谊,不能不使人感动流泪。

弟兄姊妹,救人重要,救灵魂更重要!我们做基督徒的,不要徒受恩典、白占地土。我们不当为天父的怜悯、耶稣基督的大爱救了我们而知恩报恩吗?用什么回报呢?乃是用悔改的心和已经装备好、救人灵魂的心与行动!

“务要传道,无论得时不得时。”(提后4:2)

“无论如何,总要救些人!”(林前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