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道故事:是该下狠手除灭他们的时候了!(做好自己的小小国王)

作者:千里草原贝加尔湖

除去银子的渣滓,就有银子出来,银匠能以作器皿;除去王面前的恶人,国位就靠公义坚立。(箴25:4~5)

事情发生在东汉延熹二年(公元159年),已经做了12年皇帝的汉桓帝刘志,再也憋不住所受的窝囊气了。这12年里,他名为皇帝,实为傀儡;名为刘氏朝廷,实为梁家天下,朝政大权全部捏在梁皇后的哥哥、大将军梁冀手心里。

这个梁冀,“鸢肩财目”,长相十分丑陋,又“逸游自恣”,行为十分放荡,凭借两个姐妹先后为顺帝、桓帝的皇后,又继其父梁商为大将军,在朝中飞扬跋扈,耀武扬威,小小年纪的汉质帝就因为骂了他一句“跋扈将军”,就被他喂以毒饼致死。梁冀与其妻孙寿,隔街大建宅第,竞相豪奢,残害官员,捕杀百姓,为所欲为,后来更“专擅威柄,凶恣日积,机事大小,莫不咨决之。宫卫近侍,并所亲树,禁省起居,纤微必知”(以上均见《后汉书·梁冀传》),就是说,朝廷内外,都是他的耳目和亲信,连汉桓帝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我们设身处地替这位皇帝想想,这种日子他怎么过?这个皇帝他怎么当?这个天下他怎么管?他每天都是看在眼里,闷在肚里,苦在心里,但也思忖着怎么改变这种局面,时时寻找机会。

这个机会终于来了。做了12年皇后的梁莹在延熹二年七月因病死了,桓帝一下子轻松了一半。但因宫中遍布梁冀耳目,他还得小心从事。八月的一天,他走进厕所解个大便,悄悄把心腹宦官唐衡叫到身边探问道:“这宫里跟外面(指梁冀及其党羽)不相合的人还有谁呀?”唐衡举出单超、左悺二宦官,桓帝立即召唤单、左二人,说,“梁冀专权,胁迫内外,危害社稷,我现在想除掉他,你们觉得怎么样?”单超等说:“这等国贼,除掉不难,只怕陛下犹豫!”桓帝说,“奸臣祸国,当伏其罪,有什么犹豫的?”然后又召徐璜、具瑗二宦官,连同唐衡,一主五仆一起商定灭梁夺权的大计。末了,桓帝将单超手臂咬破,歃血为盟,主仆结成了死党。

梁冀此时也生防有变,于是派贴身心腹张恽入宫刺探情报。不料这一招反成罪证,桓帝以张恽擅自入宫图谋不轨予以拘捕,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召集朝官,公布梁冀阴谋,命尚书令发动所有官员一起行动,命宦官具瑗带领侍卫军千余人包围梁宅,抓捕梁冀。

坐在家中的梁冀尚未反应过来,一眨眼成为瓮中之鳖,阶下之囚,夫妻二人当日自尽,梁孙两家男女老少全部被杀,株连同党公卿将校数十人,被罢免的官员、宾客三百余人,朝廷为之一空。

这真是一场惊心动魄的政变!

灭梁同一天,汉桓帝兑现承诺,五个宦官同时封侯,世人称为“一日五侯”。

(故事作者:如我)

【释经】

每个基督徒都是万王之王耶稣基督里面的一个王,都有统治、管理自己的授权。将来到了新天新地时,我们要管理祂所赐给我们的区域。有的人只以为还局限在地球上,但我认为,我们所要管理的是各个星球和星系。

因此在那之前,要先管理好我们自己,除掉自己里面辖制我们让我们做他傀儡的“恶人恶事”,让基督住在我们里面做主,让圣灵在我们里面畅通无阻的运行,让我们能彰显神的大能大爱,荣耀圣天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