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道故事:极度软弱的时候,死是解脱痛苦的唯一想法(关于“死”的话题)

作者:千里草原贝加尔湖

死是众人的结局。(传7:2)

在留言里,有人希望我(柴静)能帮她联系到全国人大代表,递交一份议案。她提议安乐死。

这是个28岁的女孩,她从一岁起得了进行性肌营养不良症,就是说,她的肌肉吸收不了养分,最终导致肌肉和各种器官萎缩。

到现在,她的全身只有头和几根手指能够微微动,“我吃饭妈妈喂,我上厕所她抱,我睡觉她要一夜给大大小小翻十多次身。”

28年,她就是这样活下来的。她坐在轮椅上,头发清洁,向陌生人微笑,还学会了画画——虽然画一朵花要用5个小时。

她说她有信心活到40岁,但是她恐惧,“我必须死在父母的前面,否则我的生活会很惨,我会变得很脏、很臭、很难受,而且我那时候的生活限制要比现在的限制多上百倍千倍,我承受不起更不想那样地死去,我很恐惧那样死去……”

她写给我的留言是咬着筷子敲在键盘上的。“我惟独就有一个希望,那就是找到支持安乐死的立法代表,帮我向国家提交我的想法。”

我去她的博客,她博客的名字叫“无处可逃”。

她写到一名记者采访过她,他发问的第一句话就是:你这样做,对父母是不是太不负责任了?

她说:“我一下被问得张口结舌,无言应对。我这样做是不负责任,但我如果不这样做以后我该怎么办呢?谁能告诉我?到父母80岁的时候或是去世了我怎么办呢?”

她让他回去做一个游戏,在床上一动不动地躺24个小时或是一动不动地坐上24个小时感受一下那种滋味后,然后再来采访。

她说:“人有生的权利,也有死的自由。”

县里有关领导去看过她,让她什么都不要想,好好活着,还留下一千元钱,她很感激。父亲说:“现在有我们,她还能好好活着,我们不在了,她怎么办?”

县长说:“到那个时候有国家。”

她什么也没说,但她写道:“大街上那些满地打滚讨吃讨喝残疾的人们呢?我迟早还不是和他(她)们一样吗?甚至比他(她)们还要惨。就算有残障院,能有人像父母那样照顾我吗?单单就女孩生理上的反应就可以令照顾我的人感到难以忍受和厌恶,何谈长久呢?”

她在文章里写到过她的一个表哥,也是瘫痪在床,母亲去世后,他只能在父亲出门的时候被锁在家里,靠炕头的硬饼和冷水活着,在那篇文章里她详细地写到了他死时的情景。

在那种恐惧下,2003年,她曾经5天没有吃饭。

她妈妈说:“她说我赶紧走吧。我趴在她的床前哭了三天三夜,她看我难过的样子,才开始吃饭。”

从那之后,她想到安乐死:“我想在我还能坐立、语言还没有丧失之前,申请安乐死,并把身体上能用的器官、遗体都捐献给国家进行医疗研究。”

她写了一份“安乐死申请”议案(草案),希望能有全国人大代表帮助她提交。

“因为这不仅解决了我一人的痛苦,还有那些跟我一样或比我更痛苦无奈的人,也都会解脱了。”

有人问过她:“如果这次找宁夏全国人大代表或是安乐死立法失败了怎么办?”

她说:“只要电脑不坏,只要网吧还能进,只要手指还能动,我就决不放弃。”

“如果还不行呢?”

她说她会想办法死,但惟一的办法就是把自己饿死,“因为我根本没有任何活动的能力去用一些器物把自己杀死。”

2006年8月19日,她在日记里写道:

“天空渐渐落起了雨点,我和妈妈急急忙忙地往回走,许多数不清的雨点落在妈妈和我的身上,我瞬间有种说不出的喜悦,我从来没有这么淋过雨,更没有这么坦然地淋过雨。小时候爸和妈一上班我就一个人坐在外面,碰上了下雨天我就会很害怕,慌张地祈求爸或妈赶快回来推我进屋……所以总是错过了淋雨的机会。而这清澈的雨点在轻风的包卷下,落在我的胳膊上、手背上和头发上,那心里是从来没有过的坦然甜蜜和浪漫感,很舒服,很舒服……”

“我爱生命,”她说,“但我不愿活。”

(故事作者:柴静)

【释经】

希伯来书9:27说:“按着定命,人人都有一死”,谁都避免不了死亡的,除了特殊安排的以诺、以利亚之外;死是所有人最后的必须过程。死后不是一了百了,如果那样,人生的一切都没有任何意义。“死”是指身体死了,灵魂不会死的,之后是要去一个地方。

灵魂是我们真正的自己,身体是我们暂住的地方,毁坏废掉之后就要换新的,就如同从旧房子里出来,住进新房子;又如衣服旧了破了不能穿了,就要换新的一样。上帝将疼痛放在我们的身体里,是要我们的灵魂爱惜身体,不要随意自虐,也不要忽略保护。

在我们住在身体里的这个阶段,也可以说是一生、一辈子,我们有时受到病痛的折磨或精神上的打击而身体极度软弱,这时候我们大多数人就会有一种轻生念头,忍受痛苦已经达到极限,不想再承受下去。任何安慰劝勉都不起作用,这时候的心灵是极度脆弱敏感的,只想一死解脱,就连名人也不例外;其实名人所忍受的痛苦比常人要更加倍。

以利亚极度软弱的时候就向神求死,说:“耶和华啊,罢了!求你取我的性命,因为我不胜于我的列祖。”(王上19:4)约拿在没有达到个人愿望后,生气导致极度软弱和痛苦,他也向神求死:“耶和华啊,现在求你取我的性命吧!因为我死了比活着还好。”(拿4)当神责备他的时候,他就向神犟嘴。摩西在承受不了所托重任的时候也向神求死:“你这样待我,我若在你眼前蒙恩,求你立时将我杀了,不叫我见自己的苦情。”(民11:15)还有很多先知智者都曾经向神求过死,你可以在诗篇、先知书以及历史书卷里切身体会他们的感受。

我有很多次受到的极度痛苦致使软弱,就以逻辑式的祷告向神求死:“神啊,求你让我死吧,天堂我也不想去了;但是你也别让我下地狱,就让我消失吧!”

每当我们在这样的状况当中时,都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我们想过没有,我们的痛苦都只是个人的,或许我们也为少数几个人担忧而痛苦。但是,耶稣基督却是为全人类而痛苦,那痛苦该有多么大!

我们应当为主而活,因为人生短暂,痛苦软弱较比永恒来说会很快过去,而且痛苦也是有意义的,不会白受的:“我们这至暂至轻的苦楚,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林后4:17)

我们在“死”上应该有一个属灵的升华,像保罗那样“为我弟兄、我骨肉之亲,就是自己被咒诅,与基督分离,我也愿意。”(罗9:1~3)又像摩西那样“倘若你肯赦免他们的罪,……不然,求你从你所写的册上涂抹我的名。”(出32:32)还像以斯帖那样,为救同族的人,斩钉截铁地说:“我若死就死吧!”(斯4:16)更要像主耶稣那样舍己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