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相聚永远不散

作者:千里草原贝加尔湖

他要拭去他们眼上的一切泪痕;以后再也没有死亡,再也没有悲伤,没有哀号,没有苦楚,因为先前的都已过去了。(启21:4《思高译本》)

二战时期,马丁被关进了西伯利亚的一座战俘营,从此与家人天各一方,音信隔绝,受尽了折磨。

几年后他被释放,第一件事就是到处寻找妻子和孩子。最后,却从红十字会打听到他们都已在前往西伯利亚的途中死去。顿时伤心欲绝,悲不自胜。

后来,心如死灰的他意外幸运的遇到了家乡的同学格蕾塔,觉得生活又充满了阳光,生命又有了意义。

他们相爱并且结婚了,但是由于马丁在战俘营时因严刑拷打不能生育了,而他们又很渴望有个孩子,就决定领养一个。

他们到了孤儿院,相中了一个小女孩,而这个小女孩必须要带上她的哥哥。格蕾塔央求马丁,马丁虽然犹豫,但已不可抗拒地被这对兄妹所吸引。

在办理签署领养文件时,马丁突然像得了急症脸色苍白双手剧烈颤抖——文件上分明标注着:这两个孩子是他亲生的。 原来,安娜死后,孩子被送到了孤儿院。

这样,他们激动重逢,再也不想分开了。

【释经】

地上总有说不尽的悲欢离合,即使重逢,不知何时还要分开。只有相信耶稣基督做我们的救主,到了天上,就永聚不散了!

 

《爱心创造的奇迹》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马丁·沃尔作为战俘被关进了位于西伯利亚的一座战俘营里,从此离开了他的家乡乌克兰,离开了他的妻子安娜和儿子雅各布。

在以后的几年里,他与家人天各一方,音信隔绝,以致连妻子在他被带走后不久又给他生下了一个名叫索妮娅的女儿都不知道。

几年之后,当马丁被释放出来的时候,他已经身心俱疲、憔悴不堪了,看上去俨然就是一个老态龙钟的老人。

不仅如此,在他的手上和脚上到处伤痕累累,那是严刑拷问时给他留下的惨痛印记。

更让人不堪忍受的是,他知道自己再也没有生育能力了。不过,幸运的是,他好歹总算获得了自由。

离开战俘营之后,他第一件事就是立即到处去寻找妻子安娜和儿子雅各布。最后,他终于从红十字会打听到了家人的消息,方知他们都已经在前往西伯利亚的途中死去了。

顿时,他伤心欲绝,悲不自胜。但是,直到那时,他仍旧不知道自己还有一个未曾谋面的女儿。

战争初期,安娜带着雅各布很幸运地逃亡到了德国。在那里,她遇到了一对非常仁慈的农民夫妇,他们收留了她和孩子。于是,安娜就在那里安顿下来,并为他们做些力所能及的农活以及家务活。

正是在那儿,她生下了她和马丁的女儿索妮娅。住在这个与她和马丁小时候生活过的乌克兰,那和平宁静的乡下非常相像的地方。安娜想:“我们的生命还会再遭受到痛苦、苦难和分离的折磨吗?”

她甚至相信,只要马丁也能来到德国,他们就一定可以重新开创新的生活。但是,事情却并不像她想象得那么好。

几年之后,残酷的战争终于以德国的战败而结束了。安娜和孩子们高兴极了,他们以为马上就可以回家乡和马丁团聚了。

但是,他们没想到的是,斯大林的军队将他们集中起来,并将他们赶进了拥挤不堪的运送牲口的火车上,还告诉他们说要将他们遣送回家。

在那冷得像冰窖一样的火车上,食物和水都严重缺乏,他们经常没有东西吃也没有水喝。其实,安娜的心里非常清楚,他们根本就不是被遣送回家,而是被送往位于西伯利亚的那个充满恐怖的死亡集中营。

她的希望彻底破灭了,她感到了绝望,终于,她病倒了。她的呼吸越来越困难,胸口也疼痛得越来越厉害了。她感到自己时日无多了,于是,看着眼前这两个孤苦无依的孩子,她一遍又一遍地祈祷着:“哦,上帝啊,求求您,请保佑我这两个无辜的孩子吧!”

“雅各布,”她有气无力地对儿子说,“我病得很厉害,可能就要死了。我会到天堂去请求上帝保佑你们的。你要答应我,千万不能离开小索妮娅。上帝会保佑你们两个的。”

第二天一大早,安娜就死了。人们将她的尸体装在货车上拉走了,埋在一个乱坟岗上。而她的两个孩子则被赶下了火车,送进了附近的孤儿院。如今,在这世上,他们真的是孤苦伶仃、无依无靠了。

当马丁得知家人已经死亡的消息之后,他便停止了祈祷,因为他觉得他每一次面临转机的时候,上帝都会令他大失所望。在那之后,马丁被分配到一个公社里做工。

在那儿,他像一个机器人似的机械地工作着。虽然,他的健康与体力已逐渐恢复了,但是,他的心他的感情却已经像死了一般,不论什么事,对他来说都已经无关紧要了。

后来,有一天早上,他偶然遇见了和他在同一个公社工作的格蕾塔。如果不是她微笑着注视着马丁,马丁绝对不会认出,眼前的这位姑娘竟然就是自己过去,在家乡时的一位既充满了快乐、又聪明伶俐的同学。

没想到在走过了这么多地方,经历了这么长时间,发生了这么多事之后,他们竟然能在此地重逢,这简直是太幸运了!

接着,没过多久,他们就结婚了。于是,马丁觉得生活又充满了阳光,生命又有了意义。

但是,对于有些女人来说,她们总是希望能有个孩子可以疼可以爱,而格蕾塔就是这样一个女人。虽然她知道马丁已经没有生育能力了,但是,她仍旧渴望能有个孩子。

终于,有一天,她实在忍不住了。于是就对马丁祈求说:“马丁,孤儿院里有许多门诺派教徒的孩子,我们何不去领养一个呢?”

“格蕾塔,你怎会想到要领养一个孩子呢?”马丁吃惊地答道,“难道你不知道那些孩子都发生过些什么事吗?”这时的马丁,他的心再也经受不起任何打击了——他已经将它完全封闭了。

但是,格蕾塔却始终没有放弃她的渴望,终于,她那强烈的爱战胜了马丁的冷漠与偏执。于是,在一天早上,马丁对她说道:“格蕾塔,你去吧,去领养一个孩子吧。”

为了领养一个孩子,格蕾塔做好了一切准备。终于,去孤儿院领养孩子的日子到来了,那天一大早,她就搭上火车赶往孤儿院。

来到孤儿院,走在那长长的、黑黑的走廊上,看着那些站成一排的孩子,审视着,权衡着。他们仰起那一张张沉默的小脸,乞求地望着她。她真想张开双臂把他们全都拥入怀中,并把他们全都带走。但是,她知道,她做不到。

就在这时,有一个小女孩羞怯地微笑着,向她走来。“哦,这是上帝帮我做出的选择!”格蕾塔想。她单膝下跪,抬起一只手抚摸着小女孩的头,爱怜地问道:“你愿意跟我走吗?去一个有爸爸、妈妈的真正的家?”

“哦,当然,我非常愿意,”她答道,“但是,您得等我一会儿,我去喊我哥哥来。我们要一块儿去才行,我不能离开他的。”

格蕾塔非常难过,无奈地摇摇头说:“但是,我只能带一个孩子走啊。我希望你能跟我一块儿走。”

小女孩又一次使劲地摇了摇头,说:“我一定要和哥哥在一起。以前,我们也有妈妈,她死的时候嘱咐哥哥要照顾我。她说上帝会照顾我们两个的。”

这时,格蕾塔发现她已经不想再去寻找别的孩子了,因为眼前的这个小女孩已深深地吸引了她,打动了她。她要回去和马丁好好商量商量。

回到家,她向马丁恳求道:“马丁,有件事我必须要和你商量。我必须要带两个小孩一起回来,因为我选的那个小姑娘有个哥哥,她不能离开他。我求求你答应我。”

“说实在的,格蕾塔,”马丁答道,“有那么多的孩子可供选择,你为什么非要选择这个小女孩呢?难道不能选别的孩子吗?或者干脆就一个也不要。我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听马丁这么一说,格蕾塔难过极了,并且不愿意再去孤儿院了。看着格蕾塔伤心的样子,马丁的心里不禁又涌起了一股爱怜。于是,爱又一次获得了胜利。

这次,他建议他们两人一块儿去孤儿院,他也想见见那个小女孩。也许他能够说服她离开她的哥哥而愿意一个人接受领养呢。

这时,他又想起了自己的儿子雅各布。也许他也被送进了孤儿院。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他不也一样希望雅各布能被像格蕾塔这样的好人领养吗?

当格蕾塔和马丁走进孤儿院的时候,那个小女孩来到走廊里迎接他们,这一次,她的手紧紧地拉着一个小男孩的手。小男孩的身体非常瘦小,而且很虚弱,但是他那双疲惫的眼睛中却流露着柔和善良的目光。

这时候,小女孩扑闪着明亮的大眼睛,轻声地对格蕾塔说:“您是来接我们的吗?”

还没等格蕾塔接腔,那个小男孩就抢先开口了:“我答应过妈妈永远都不离开她的。妈妈临终的时候让我必须向她做保证。我答应了。所以,我很抱歉,她不能跟你们走。”

马丁默默地注视着眼前这两个可怜而又可爱的小孩子。片刻之后,他以一种坚决的语气果断地宣布道:“这两个孩子我们都要了。”他已经不可抗拒地被眼前这个瘦弱的小男孩吸引住了。

于是,格蕾塔就跟着兄妹俩去收拾他们的衣服,而马丁则到办公室去办理领养手续。

当格蕾塔两手各拉着一个孩子来到办公室的时候,却发现马丁正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只见他的脸苍白得像纸一样,双手也在剧烈地颤抖着,根本就无法签署领养文件。

格蕾塔吓坏了,她以为马丁突然得了什么急症,于是,连忙跑过去,惊叫道:“马丁!你怎么啦?”当然,马丁根本就不是得了什么急症。

“格蕾塔,你看看这些名字!”马丁一边说一边递给她一份文件。格蕾塔接过那份写有两个孩子名字的文件,读了起来:“雅各布·沃尔和索妮娅·沃尔,母亲系安娜·(巴特尔)·沃尔;父亲系马丁·沃尔。”不仅如此,除了索妮娅之外,他们三人的出生日期都与马丁记忆中的完全相符。

“哦,格蕾塔,他们两个都是我的孩子啊!一个是我以为早就已经死了的我深爱的儿子雅各布,一个是我从来都不曾知道的女儿!如果不是你那么恳切地求我领养他们,如果没有你那颗洋溢着仁爱的心,我可能就会错过这次奇迹了!”

马丁激动得泪流满面,一边说着,一边蹲下身来,把两个孩子紧紧地搂在怀里,呜咽着说:“哦,格蕾塔,上帝真的就在我们身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