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瞒着妻子上相亲节目,女儿气愤怒骂要断绝关系(忠贞,不只限于爱情)

作者:野苏子

有一个叫曾吉元的四十多岁男人,本来有妻有女,但为了出风头、表现才艺,竟然上了相亲节目,还对列队相亲的女孩们条件有一定的限制,比如:不要“男人婆”般的女生、不要邋邋遢遢的女生。在自我介绍后,大言不惭、名正言顺地说:“这么能表达我心愿、给我第二次机会的地方,不来白不来嘛!”


此事,被他高中生的女儿曾文君从同学那儿知道了。这女孩可是个狠角色,别看她清纯稚嫩的,厉害起来连自己都怕!看到父亲如此的伤风败俗不道德,毅然和他断绝了一切关系,半年杳无音信。

父亲思女心切,申请了一个公开的“寻亲会”。文君被中间人邀请来到了现场,站在台上怒火万丈的准备声讨。父亲也不甘示弱,理直气壮的做好了反击。

首先女儿历数父亲的罪恶,质问他:“你四十多岁有妻有女的人了,还上相亲节目,什么‘不要这样的女生、不要那样的女生’,你好意思吗?!”

曾吉元再次欣赏了女儿拿来的罪证短片,看完了竟然得意地笑起来。被她女儿喝止后,严肃起来,但脸不红不白的,没一丝羞耻感。

主持人很惊讶,不解地问:“曾大哥,有妻有女的人,怎么能去参加这相亲节目呢,你怎么想的?”曾吉元振振有词地回答:“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讲,我也不隐瞒,我这人呢,喜欢出风头,能够上电视上露脸,所以呢……”

主持人打断他的话:“但是,这东西纸里包不住火啊,上电视一播,不就谁都知道了吗?”曾吉元更加不以为然了,两手一摊,利索地回答:“知道就知道呗!嗯-这个,也没产生什么严重的后果。我的想法就是上去露一下脸,表现表现我个人的才艺。”

嘉宾女主持人持否定立场,反问道:“曾大哥,你有没有想过,这个行动本身已经是一种欺骗了:你欺骗了节目组,然后又欺骗了你的妻子跟女儿;然后也欺骗未来,——就是你上了节目,女方不管选上你、没选上你,那一排嘉宾,本来期待来一个有可能跟她们约会的女生,都是一种欺骗啊!”

这时候,女儿更深入的向观众和主持人揭发了爸爸的暗昧隐私:“有一个叫什么‘琴’的女人,给他发什么信息,说‘曾哥哥你什么时候过来接我啊?’他居然回答什么‘妹妹是我见过最温柔的女人,大哥明天带你去下餐馆。’”文君说完,又对着爸爸厉声喝问:“你什么意思呀?你跟我妈妈相处十多年了,你有没有把我妈放眼里啊?!我妈哪里对不起你了?!”

女儿文君已经气得甚至开始直呼他的名字“曾吉元!”而作为当爸爸的这时候还在气急败坏的解释,丝毫没有妥协退让的意思。

主持人在旁边认证:“这个短信,是真的吗?”曾吉元仍然不紧不慢、不慌不忙的给自己合理化辩解:“因为我在那个演艺圈里混,跟一个女孩子搭档,就是演小品。啊-这暧昧短信,是那些小品台词。”

他这么一解释,连老道的女嘉宾主持人都开了眼界、长了见识:“我今天发现,还有一个解释暧昧短信的新方法,就说是在‘练小品’!”

大家开始群起而攻之,但是更加老道的曾吉元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遇河搭桥、逢山开路,在舌战群儒中处于不败之地。他像一个武林高手,左冲右突、上下抵挡,竭尽全力绞尽脑汁的要给自己杀出一条血路,冲出重围。

主持人又使出一招,看能不能击倒他:“琴妹妹知不知道,你是有家室的人?”曾吉元,据说是毛遂自荐要“展示才华”的人,果然才华出众、一语惊人,他更加据理力争的说:“反正当然也不能见一个女人,就表白:‘哎哎,我是有家室的人啊。’——没必要这么讲嘛!”

主持人一看,明白了,这就是死猪不怕开水烫那伙的,反正什么事情都能让他讲出歪理来,再这样下去,恐怕都不是他的对手要败下阵来。——主持人是干什么的!什么事情没见过?什么大风大浪没经历?什么样的事情摆不平?还有能难住主持人的吗?!

主持人最后拿出了杀手锏,言语平和,不显山、不露水,不高亢、也不低沉,稳稳当当地说:“刚刚这个姑娘有话要说,刚才也说到了这样的事情,好像严重伤害到了妈妈的情感。”

姑娘文君激动地接过了话题,表示感同身受:“对,我妈妈当时泪流满面,泣不成声那样子。”进而厉声喝问曾吉元:“你知不知道,你当时没看见吗?知不知道我妈妈为你伤透了心啊?你把她气回老家了!”

现在,曾吉元是应该到了虎头蛇尾、强弩之末的时候了,面上表情变得有些底气不足、底下阵脚移动,偃旗息鼓没有说什么。

主持人一见,这场战役要进入尾声了,但高潮就在最后,乘胜追击中最后给他致命一击!主持人对曾吉元说:“曾大哥,今天文君也带来了一段妈妈的电话录音,我们来听一下好不好?来!”

曾吉元的妻子开始发话了,录音里字字犀利、句句刺人,让理亏心虚的曾吉元不寒而栗:“他简直就是一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我跟他没过一天好日子,到老还跟着他丢人现眼,我现在这张老脸都不知道往哪里搁。他再这样继续疯下去,我就只有跟他离婚了!”

女儿不依不饶,继续声讨:“你看吧,我妈也这样,都被她伤透了心,没见过这种人,叫我怎么认他?!”

曾吉元此时此刻已经心理防线崩溃,一败涂地;但仍为了保持颜面做最后的垂死挣扎,语气间已经认怂告饶:“还没那么严重……”

剩下的,就是该他灰溜溜的、狼狈的、黯然失色的撤下舞台的时候了。是否有悔改的心保住家庭,恢复夫妻、父女之情,就要看他自己的了。


由此故事我们联想到:忠贞不二,不只限于爱情,更限于唯一的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