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睛的故事:得医治的奇迹经历

作者: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一.我最开始信主的原因

我信主最初的动机除了因为我对各种宗教感兴趣外,还是因为自己是近视眼,想得医治。由于我从小对各种书籍感兴趣,用眼没有节制,累了就躺着看,晚上关灯了就在被窝打开手电筒看,因此近视严重。

当我刚开始接触基督教时,我看了新约耶稣能够开瞎子的眼睛,我就想,既然瞎子的眼睛都可以得医治,更何况我的近视眼呢。于是,我也因这原因信了主(谁刚开始信主也都不一定是正确的)。

我抓住了新旧约两处经文:①“你必点着我的灯,耶和华我的神必照明我的黑暗”(诗18:28);②“眼睛就是身上的灯。你的眼睛若了亮,全身就光明;你的眼睛若昏花,全身就黑暗…”(太6:22-23)

我用这经文断断续续祷告了好几年,眼睛依然没见好。虽然如此,神却应验了属灵的眼睛得光明,也就是马太福音六章二十三节的下节经文:“你里头的光若黑暗了,那黑暗是何等大呢。”——这远比肉眼得医治重要得多!

二.眼睛动手术的失败

但我不甘心就这样带着一副如同枷锁似的眼镜,在神那里暂且得不到医治(可能是没到时间、或者我的信心不够、或者是神压根就让我有这根“刺”在身上),我就寻求外部帮助。

我通过朋友得知,从俄罗斯那边过来的手术技术,能够使我近视得医治的心如愿以偿。并且我亲眼看到朋友的朋友没有戴眼镜,眼光炯炯有神的看着我,告诉了我手术的地址。

那个时候,正是手术治疗近视眼广告满天飞的时代;况且还是国外技术,就更深信不疑,别的什么后果都不多想。带上父亲给我的三千多块钱(那时候的钱扛花),就奔赴长春“中日联谊医院”而来。时至正是冬天,极其寒冷。

手术后,我的眼睛立即就复原到1.0以上,医院方面以此为业绩,作为临床成功的例举证明,大肆宣传他们的“神奇功效”。

但是没几天,我的两眼就充血红肿,视物模糊,昼夜疼痛,连着好多天病情有增无减。医院也似乎害怕了,免费为我救治,并不见好。这个时候,我开始全力寻求神的帮助,昼夜不停地祷告祈求。

我记得,每当到了吃过晚饭,我就到朝西的走廊一处几乎没有人去的安静地方,面对渐渐要暗下来的夕阳红日,心里害怕、忐忑不安切切地向神祷告呼求,没有任何时候有这样诚心地向神祷告过。

神听了我的祷告,医治了我。但手术后回到家里,很快近视又恢复原状,我又戴起了近视眼镜,在这件事上我失败了,我知道这是个堂而皇之的骗局,我等于上当了。

这还不说,自此有了后遗症,就是,每当到了晚上,每只眼睛角膜都割了十二刀,因此两眼看灯光的时候是那种灯光之外的二十四道延伸的光线,很不适应。如果这样也就罢了,手术之后给我带来了脆弱的副作用还在后面。

三.左眼黑斑模糊疼痛

很多年后,这手术带来的脆弱,使我左眼忽然有了一个黑斑,时不时疼痛模糊,那黑斑像蚊虫一样跳来跳去、闪来闪去,很不得劲。一度我都以为这眼睛恐怕保不住了!我想:我一开始信主就是为了神医治我的近视眼,没有医治反而要瞎眼了,真觉得戏剧性。

四.右眼突然红肿怕光疼痛

最近几天,左眼黑斑已经差不多两年了没好,忽然之间右眼又莫名其妙的红肿怕光,刺痛的睁不开。昨天的时候尤为严重,几乎要瞎的可能!我让女儿小豆子看了我的眼睛,她定定地看着,表情恐惧严肃。我问她的感受,她说:“我觉得挺痛苦的。”又说:“要有钱的话,可以去治治。”

我义正言辞地告诉她:“别说没钱治不了,就是有钱我也不治!如果去了某些医院,某些医生们说什么话的都有,各种严重的话会让人软弱、绝望;他们还会往死里宰你没商量”。

我是这样领受的,既然我是传道人,神就要负责我到底,祂不会让我走上绝路;每当试炼我差不多的时候,总会给我开条出路让我有路可走的。因此我领受:“不药而愈,无疾而终。”(人体本身有强大的自我修复能力;人蒙福的话,不需要经历疾病的折磨,到了时候,在睡梦中就走了。)

我记住了大卫的祷告(撒下24:14-代上21:13),以此引申,我这样祷告:“主啊,不要把我落在人的手里、魔鬼撒但的手里、疾病的手里、大自然灾害的手里;我只要落在你的手里,因为你有丰盛的怜悯与慈爱。”

我这样的领受也不是强制别人都这样仿效;相反,我还主张有病看病,该吃药就吃药、该打针就打针,只是前提是首先祷告靠神;我这样的领受是我个人恩典的领受,与别人无关。

我也不是就什么都不借助,我也靠一些药物,比如消除疲劳的眼药水,和消炎去火的药片等。但这些都是辅助作用而已,最主要是要有个倚赖神的心。

我更借着从世界中心——圣城耶路撒冷带回来的这小瓶“甘松香”膏油,为医治的途径。其实按科学或医学来讲,膏油并不一定治病,但借着从圣地带回来的纯粹炼制的膏油,每次闻那芬芳的气味,就心旷神怡,仿佛来到了神的居所耶路撒冷,与神连接一般真实,神的医治和大能焉会不起作用呢?!

要是相信借着某些圣物治病,也不是没有科学依据,因为这起到了一种媒介的作用,只是前提要纯净的爱神,不可把物件神化。主耶稣也曾经用“唾沫和泥”治疗瞎子(约9:6);保罗的“手巾或围裙”(徒19:21);彼得的“影儿”(徒5:15),都在特殊情况下起到了医治的作用。

五.眼睛奇迹得医治

昨天,我的心情已经跌落到了最低谷,我的信心细若游丝,要不是有神的恩典,我就绝望了。因为左眼黑斑模糊,右眼又这样突然怕光红肿,根本睁不开。到后来眼睛不动都疼痛无比。我想:如果这一晚上过后要是还不好,那就完了!我往下的时间就像在阴间的生活,黑暗冷酷,近乎绝望……

但是奇迹再一次发生了!早上,我醒来第一时间就是尝试着稍稍睁开右眼,试试能不能睁开。感谢神,不但能睁开了,而且还不疼了。我心里感恩,但不可全睁开,必须不能像往常一样全睁开,要微闭着养眼,有充分的休息,使之完全恢复(往后会有反弹)。

六.神给我的安慰

姊妹也给我带来了莫大安慰,她说:“我不嫌弃你,即使你变丑,只要还是你那个人!”

我想起了保罗的经历,更深受安慰:他曾经有眼睛的疾病(大概是在大马士革逼迫圣徒时被大光照耀所致)。然而,加拉太人没有轻看他,没有厌弃他;反倒接待他,如同神的使者,如同基督耶稣。甚至把自己的眼睛剜出来换给保罗都愿意(加4:13-15)。——这是何等神的大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