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汉是怎样戒除色情、并开始勤奋的?(纯洁的母乳之爱,拯救并改变了两个人)

作者:想往向往

母亲的乳汁,怎能改变懒汉呢?有点像无稽之谈!——但读完下面奇特经典故事,就不能不感激母爱、赞美至上者了!

在中国西部边境对面,克什米尔高原的沙扎阿小村落里,住着一个叫艾哈德的中年男人。因为懒,他娶不上媳妇,一直在打光棍。

艾哈德虽懒,但生理方面健全,对异性具有渴望。不过,他想入非非的对象是错误的,那是同村一个有夫之妇的女子,名叫米拉。

这少妇长的美貌如花,丈夫出外打工,自己哺育着一个不满一岁还没断奶的儿子。

一天,艾哈德在关注中,偶然看到米拉撩起衣服给孩子喂奶。艾哈德看在眼里,立时着了魔。从那以后,艾哈德丢了魂似的,睁眼闭眼、醒着睡着都是米拉的胸部。

这一天夜里,艾哈德看到米拉将就要准备断奶的孩子,送到村子前面的公婆家里,一个人在家时,觉得机会来了,他再也按捺不住,开始了行动。

艾哈德撬开了米拉家的屋门,进屋后惊醒了正睡着的米拉,大叫起来。

两人在撕打中,突然之间地震发生了。在夺门而出的刹那,房屋倒塌了,把两个人压在了里面,都被砸的昏死过去。

幸运的是,艾哈德恰巧在倒塌的缝隙空挡处,只是受了点伤。但是他不乱敢动,一动那混乱的断墙残垣就会在结构上发生改变,继续坍塌的可能。喊救命也无济于事,因为全村全都遭此灾祸,死的死伤的伤。

米拉却不容乐观,她被压在厚厚的砖石下面,由于失血过多脸色苍白。看到艾哈德在呆呆的注视着自己,不顾疼痛和虚弱,痛骂他这个流氓恶棍。

艾哈德早就被这场地震吓丢了魂,哪里还有色欲。他低下头羞愧难当,不住地道歉认错。

这时,余震又发生了,进一步把原有的空间压缩的使两人再也无法出去。米拉已经要不行了,她看出艾哈德悔罪的真意,并且品味到这人的本质不坏,原谅了他。

米拉就在将死前有个遗愿感觉难以实现,就是担心自己死了儿子怎么办?她开始绝望地哭了起来。

艾哈德愧疚的心找到了赎罪的机会,他义无反顾地包揽了这项接续工作。他说:“我出去之后,一定抚养你的孩子。”

米拉的心得到了安慰,紧张严肃的脸上完全解除了敌意,随之而来的是怜悯的心。她知道自己腿断了流血过多,已经撑不了多久,就做出了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决定,——授权艾哈德过来喝奶。

这邀请顿时让艾哈德意外震惊到瞠目结舌,艾哈德吓得不敢上前,语无伦次不敢受用。米拉语重心长地劝慰他:“喝了奶以后会有体能,还可以撑过好多天,直到救援人员到来;不然就没有希望了。”

艾哈德听后顺从下来,带着诚惶诚恐的心,小心地俯下身子去吸吮米拉的奶。此时此刻,他早已经没有了非分之想,没有了半点邪念,他所有的就是:米拉成了他的再造母亲。

数天后,救援人员赶来,救出了危在旦夕的艾哈德。令他们费解的是,他们看到艾哈德竟然没有过度饥饿感和脱水的症状,而是那样的精神旺盛,觉得是一个奇迹。艾哈德不能将这个秘密公诸于众,他心想:我之所以这样死里逃生,是因为一位伟大的母亲,重新孕育了我这样一个新生命。

米拉死了,丈夫在震中也死了,公公婆婆也都被地震夺去了生命。无比幸运的是,米拉的孩子还活着,他是因哭闹被放在衣柜里才幸免于难的。

孩子的哭声引来了三位好心的村民,暂时寄住在他们手上,不久要上报交予政府部门。

艾哈德知道后找到了他们,要求领养这个孤儿。三位村民很诧异他为什么有此义举,不相信他能养活孩子。

艾哈德坚定地说:“会的,我一定会!”又语出惊人地说:“从今以后,我一定开始勤奋,努力赚钱,不让我弟弟受半点苦!”

三位农民更震惊,困惑不解,反问道:“弟弟?你比他父母都大,你叫他弟弟?!”

艾哈德斩钉截铁地回答:“是的,他就是我弟弟,我的亲弟弟。我们是一位母亲哺育出来的两个生命!”

 


上帝的灵有时候就像一位慈爱的母亲,祂知道孩子被哺乳的时候,最需要的是“咂”(“咂”字,指方言中母亲的“乳头”,意为孩子唯一认准的就是母亲的乳汁):

“你们要从中享受(“从中享受”原文作“咂”,也就是这句原文为:“你们要‘咂’”),你们必蒙抱在肋旁,摇弄在膝上。”(《以赛亚书》六十六章12节)

我们是天父所生的儿女,是祂因着主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的救赎之爱,给了我们永远的新生命。

因此,我们要“咂”,要“爱慕那纯净的灵奶,像才生的婴孩爱慕奶一样,叫我们因此见长,以致得救”(《彼得前书》二章2节);“直等到基督成形在我们心里”(《加拉太书》四章19节),“满有基督长成的身量”(《以弗所书》四章13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