谎言的直接和间接的连锁危害

作者:千里草原贝加尔湖

你们要弃绝谎言,各人与邻舍说实话,因为我们是互相为肢体。(弗4:25)

辛普森是英国医药公司的工程师,他有一个情妇叫摩尔,这天忽然打来电话,说丈夫出差了,想和辛普森去利物浦度周末。

辛普森当然心驰神往,但这个周末儿子的学校有一场盛大晚会,如果不去参加,儿子会无比失望。辛普森虽然很爱家人,但他更摆脱不了摩尔的诱惑。如何编织一个合理的谎言,才能让妻子相信它比儿子的表演还重要?

巧的是,老朋友格兰杰打来电话,焦急地说自己那花花公子的儿子保罗不见了。辛普森立时有了一个念头,他告诉格兰杰,保罗以前好像说过很想去利物浦,他会不会去了那里?

最后,在辛普森的坚持下,他们做了分工:格兰杰留在曼彻斯特继续找,而辛普森去利物浦。之后,辛普森给摩尔打电话,如期约会;再给家人打电话,儿子和妻子当然支持他的见义勇为。

和摩尔在一起的快乐时光让辛普森忘却了家庭,转眼到了在酒店退房的时间。他又接到了格兰杰的电话,保罗还是没有消息。辛普森只能敷衍,说查了很多酒店的入住记录,毫无结果。

正在这时,迎面遇见两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保罗搂着一个女孩走了过来……

当保罗过来打招呼时,辛普森仿佛听到了晴天霹雳,电话差一点掉地上。

保罗坏笑着向辛普森借钱,说没钱续住酒店了。辛普森心虚地说钱可以借,但必须跟他回去。

于是,领着一行人坐上了返回曼彻斯特的班机。下飞机时,保罗坏笑着对心神不宁的辛普森说:别担心,我不会说出去哒!

接下来似乎风平浪静,但该发生的总是要发生。保罗在遭到老爸的经济封锁后,开始向辛普森不断借钱;被抓住把柄的辛普森只得满足他。

这天夜里,辛普森坐在车里,愤怒地注视着保罗数着钞票离开时得意洋洋的背影。忽然,过马路的保罗重重地摔倒在地,半天都没动静。

辛普森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忽然良心发现,还是把保罗送到医院。经过抢救,保罗终于无恙,医生诊断是心脏病突发。

醒过来的保罗看到辛普森,羞愧难当地说:辛普森叔叔,我错了!

从此,保罗没再向辛普森讨借过一分钱,并且老老实实地读完了大学。不过上次摔的一跤给他留下了一个小小的后遗症,他的右手食指偶尔会毫无征兆地痛一下。

故事并未结束,七年后的一天:辛普森遭遇空难了!

辛普森在拉纳卡市参加完一个学术研讨会后,乘飞机赶往布拉格和摩尔会合(习惯持续)。结果飞机飞至雅典附近坠毁,机上一百二十一人全部丧生,辛普森也未能幸免。

最终的调查结果显示:飞机失事的原因为机舱失压,从而导致飞机内氧气浓度和温度过低,飞行员和乘客大都窒息而死或被冻死。

机舱失压的原因是:由于机舱挡风玻璃出现破裂;玻璃破裂的原因是:机场地勤在更换玻璃后使用的固定螺丝小了一号。

但在对机场维修部的检查过程中发现,并不是地勤拿错了螺丝,而是这盒螺丝包装上标注的规格与实际型号不符。

调查又指向了固定螺丝的生产商,发现该包装盒的大小与实际装入螺丝的尺寸并没有问题,只是包装盒上印刷的螺丝型号有误。

最后又找到了生产包装盒的印刷厂,但在工厂内部经过反复的调查后,确定只有这么一盒错误的包装。所有人还是不知道,这惟一标识有误的包装盒从何而来。

那么,故事说了半天,和“谎言”的主题有什么半点关系吗?大有关系!只是这关系是曲折的间接关系而已——这家印刷厂就是保罗所供职的地方。

保罗也记不得了,其实正是他有一天走过车间时,右手食指忽然痛了一下,导致手中的文件夹散落在地。保罗拾起地上的东西,却把一个规格标注错误的包装设计样本遗落在了车间。

这个错误的包装盒被工人捡起来放入了成品堆内,并最终封装了螺丝,流入机场维修部。地勤仅仅查看了包装盒上螺丝型号后开始安装,结果在疏忽中酿成了大错。

那么谁该为这次空难负责?保罗还是机场地勤、或者是印刷厂工人?说到这里,不得不提起七年前保罗的那次心脏病突发事故:
那并不是一场偶然的事故,辛普森在被保罗一再勒索后,心中陡生恶念。于是他在给保罗的钞票上涂抹了诱发心脏病的药物(这对于药剂工程师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

他还故意把几张钞票粘在一起,数钱的保罗不由自主地便把手伸到舌尖蘸了口水去数。结果,一头栽倒在街头。尽管辛普森又救了保罗,但给保罗留下的那处指伤,最后却葬送了一趟航班,包括辛普森自己。

这就是发生在2005年震惊世界的“塞浦路斯空难”事件,仅仅源于一个不忠男人的谎言。

神的报应:很多时侯,看不出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