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心的人捡到红包不承认,用更多的谎言支持第一个谎言,给自己累加罪行

作者:谁作这事·我不知道·
你也没有告诉我·今日我才听见

高女士一家住在杭州九堡。一天,儿子过生日,爷爷给了他一个红包,放在了一床红被子上面。——可就是这床显眼醒目的红被子,引出了一个试验人心的故事。


高女士在厨房忙着准备午饭,见到天气不错,就让丈夫把两个卧室的被子拿到阳台上晒一晒。

由于红包和红被子是一个颜色,加上丈夫没注意,抱着往阳台上一扔,红包就在这个时候从防盗栏掉下去了,丈夫也没察觉。

事后,儿子发现红包没了,大家分析后,赶紧跑到楼下一起找红包,并调出了一楼的监控。监控里出现了一个女子:

这个女子看到一个显眼醒目的红包,走了过去,假装不经意用脚踢了一下,试试重量。看看四处有没有人,然后弯腰将红包捡起,稍微打开看了一眼,顿时喜形于色的跑回家了。

监控中的这名女子,就租住在高女士家下面的一楼。找到她向她索要红包时,麻烦来了,女子竟然不承认捡到了红包,高女士就拿出证据给她看监控。

本以为在强有力的证据面前,总该没有什么苍白无力的辩解了吧?然而女子还有利器,一点不被动,仍然是凌厉的攻势。她并不看监控,翻云覆雨马上由没捡到、转变为捡到了,但红包是空的。

高女士认定女子在说谎,然而再没有更有力的证据促使她交还,不得已只好报了警。

九堡派出所莫教导员帮忙联系上了对方,直接介入。以下的对话,充满了唇枪舌战,最后,在巧舌如簧气势如虹的女子面前,久经沙场的莫教导员也自愧不如,不是她的对手了。

“你这个当时红包是不是捡了,已经?”
“额,我…我这里面就是一个空的,很普通的一个红包,再没有东西。”
“有没有把红包拿走啊?”
“红包袋我拿走了呀!”
“空的为什么还要拿走啊?”
“空的…没有说不能拿走吧?没有这个讲法吧?”
“里面没有钱?”(给她说真话的机会)
“对,没有!”
“我想你这个,捡到的这个东西,还是要还给人家,是吧?对吧?”(再给她说真话的机会)
“那没有的东西,你们叫我说无中去生有,我没有这个本事也没有这个能力,是不是啊?”

电话里,对方坚持说“捡到了一个空红包,里面没有钱”。高女士表示,一千块钱不算多,丢了也就算了;不过,她有话要说:

“她说它是空的,空的红包那还拣它干嘛呀?她当时都捡起来看过了,空的当时应该扔掉了,她还那么兴高采烈的往回家跑干嘛?——让观众来评评理,看她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女子真应了那句推理学说:“撒谎的人同时不是撒一个谎,在追问她的同时,她要用另一个或多个谎言来支持第一个谎言。”

这样说来,女子最开始犯的是贪心的罪,只是一个罪;然而在追究中不想归还,就又犯了说谎的罪,为自己累加了一项罪名。

她以为巧舌如簧、气势如虹就占了便宜,却不想人在做,天在看:“那不按正道得财的,好像鹧鸪抱不是自己下的蛋;到了中年,那财都必离开他,他终久成为愚顽人。”【耶17:11】

我们就不一样了,我们不但没有罪还要防范罪;有了罪,一定要勇于承认罪;纵使因为承认罪而自己吃亏受亏损,也在所不惜。

这样的人,神必然将损失的、原来属于他的,都给他找回来,加倍补还【珥2:25】、归还【撒下9:7】给他。

2019年5月19日16:02:02-17:45:32定时创作